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肖时钦中心】时深

之前参的世界之巅的本,肖时钦粮食向中心,解禁发布。

混个更新x


时深

 

00

日出而作,岁月如梭,那传说本不属于我。

 

01

W市秋末的午后一向是暖人的,日头不大却也刚好照进屋子,金灿灿的阳光使这本该愁人的秋也多了一份活力。肖时钦的房间在南边,向阳,落地窗是儿子为自己特地按上的。这会蝉鸣声大些,隔着玻璃却不显得吵,明明晃晃的阳光就这样洒了进来,铺了一屋子的金黄。

 

肖时钦躺在木质椅上正拿着本书看,他穿了件条纹衬衫,蓝白相间,是在加拿大留学的孙女给他带来的礼物。他没有穿拖鞋,双脚接触地面的冰凉比任何质料都要让人舒服的多。

 

一本《时生》已被翻阅到了尽头。作为一个拥有双作家父母的孩子,肖时钦从小就爱看书。每当他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就会回想起自己的学生生涯,然后不禁感叹自己的青葱过去竟是那样的平淡无奇。过着与优等生无异的生活,走着被父母安排着的人生大道,肖时钦这一生也许都是一个普通人。

 

现在也是,但又不是。他看了看玻璃柜台里被放着的整整齐齐的奖杯想到。

 

早已进入垂暮之年的他时常会被过去的记忆打乱自己的思绪,而这些过去,全是荣耀与雷霆。

 

偶尔把时间轴再往前推一些,肖时钦会看见的一名衣着朴素的年轻男子。

 

——人活着多多少少就有一些梦想。十五岁的肖时钦遇见了那个人,一如青春路走了一半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尽管没有把自己打得残血,但轨迹却就此偏离来到了那条从未想过的道路。

 

若当时没有遇见那位前辈,自己的人生又将会怎样?

 

 

02

 

那名前辈姓张。普普通通的大姓,戴着一副普普通通的黑框眼镜,穿着普普通通的白色运动衫,肖时钦见到他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没有反应。并不是说他不礼貌或者擅长交际习惯于和长辈(姑且算是长辈吧)打交道,那个只比初中的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先生,从来都是平凡的模样。

 

好在肖时钦并不是那种会以貌取人的傲孩子,他礼节性地伸出了右手,“前辈,请多指教。

 

家长会的晚上是每个学生最坐立不安又激动万分的时刻。然而一向乖乖在家里等候父母回来的肖时钦这次却并没有这样做。他怀揣着新到手的荣耀账号卡,紧紧握在手心也不管把卡捂得发热,却被夜晚的冷风吹着他分明的轮廓,激得他一阵阵的发颤,也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冻的。他站在网吧面前揣摩良久,最终输给了那份冒险的叛逆心情。尽管杂乱的喧嚣和缭绕着的烟味都使他皱起了眉。

 

他先前在网上看过他人登陆和游戏的直播,身边的同学或多或少也都和他谈起过这款新上市就火爆的高操作游戏,可在真正触碰到那冰凉的金属时却还是抑制不住掌心的火热。

 

他并不是那种只读书的书呆子,也不是第一次打网游,作为15岁的青少年,游戏是几乎每个男生心中的梦想,不论网游还是手游都对他们充满着无限的诱惑力。

 

前辈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作为一名未来的战术大师,年轻的肖时钦其实并不太适合那种高速度的技巧招式,与喻文州不同,只是不擅长,可他总能在自己处于弱势时冷静地分析状况想出对策将人反击,一次两次。先前的失败使他渐渐地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各种副本的地图地形,高地矮谷,他都会抽出时间去研究一番,甚至还在荣耀的某个官方论坛上发过相应的攻略帖子,时间一长,粉丝也多了起来,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似乎成了神之领域里的名人。

 

那次他按往常一样与自己几个好哥们组团打Boss,朋友们早就被他的实力信服,纷纷把指挥工作全都交给了他,那次的活动不是很难打,也并不需要什么高操作。然而那天他们却输的意外的惨烈,半路抢Boss是一瞬间冲进来的对方几乎是一瞬间就让他们全部团灭。

 

“嗨。”一个轻柔的声音从头戴式耳机内传来。

 

“你有兴趣加入雷霆战队吗?”游戏的语音里常常伴随着战斗的轰鸣,声音有些嘈杂,可那句话却清晰地传入了肖时钦的耳膜,长时间戴着的耳机早已变得滚烫起来,肖时钦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炸了。

 

那名男子就是最初的雷霆队长。

当时的雷霆依旧属于中流战队,队长也没有特别的地方——硬要说的话,只能算是各方面数值的均值不低,孤身一人建立了雷霆。

 

收到战队的邀请肖时钦说不高兴是假的。职业选手四个字一下又一下地在他脑海里跳跃。他开始思考,自己是否真有这个资格和势力。

 

他父母都是知书达理的人,却不是顽固不化的,肖时钦相信只要好好和他们谈一下自己的想法,摊牌的时候也最多只会稍作提醒几句。孩子的路由他们自己选择——这是他们一直的教育理念。

 

当然他自己也不是茫然草率决定的人,最初触碰荣耀的想法至今也没有改变,只是自打接触这款游戏,就算自己有过一丝成为职业选手的憧憬,网上的一切信息都告诉他,这条路不好走。

 

他没有立刻给出答复,他想了很多。从自己的少年时代平凡简单开始一直思考着。他想到了未来,也许自己会遇到许多挫折失败,不被人理解,不被人看好,他知道这圈子也许会很乱,粉丝也许会很疯狂.....他想了所有,直到发觉了自己对游戏的所有感情都不过来源于一句真切的喜欢。

 

更何况怎么可能甘愿平凡呢,辉煌的故事可不止是喻文州一个人想要。——多年后的世邀赛,被人问起打游戏的初衷时,肖时钦笑着说道。

 

网吧的人群一直轰轰烈烈,隔壁吸烟区的瘴气也似乎散到了这里,肖时钦盯着那封邀请函看了许久,接着在键盘上一字一句地敲上了三个字。

 

我愿意。

 

03

 

刚来到雷霆的时候他还处在青春期,个子却已经算是高的,宽大的行李箱里全是父母对他的关照与照顾,他费了些力从出粗车上拿出,一抬头就看见深红色的大门上写着雷霆两个字,再往上是W市有些淡灰色的天空,金色的浮雕此刻显得夺目异常。他走过去去触碰那粗糙的被日光晒得有些发烫的石头,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请多指教。

那个时候的雷霆环境并不好,却也不差。肖时钦随意地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跨步上了楼。

 

來接应他的正是游戏里邀请他加入的前辈。

 

前辈在带他参观电脑房的设施,训练的流程,最后在准备的宿舍门口立足,像是思考了许久才慢慢开口对他说,你是个好苗子,雷霆正是需要这样的团队型选手。

 

前辈又说,如果你以后有去其他战队的打算,我们也绝不会拦你。

 

肖时钦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一开始就觉得自己会离开。直到他带领了雷霆进了季后赛,直到雷霆止于季后赛,才意识到是他低估了自己对冠军的渴望。

 

 

他在训练营里遇见了不少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选手,也正是在那时候遇见的方学才。

 

方学才比他小一岁,算是半个同辈,作为两个于W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们很快聊了起来,尽管聊天话题始终没有离开过手里的账号卡。这一来一往,关系一熟,自然就会去约个饭什么的。雷霆战队规矩不严,只要不做出十分出格的事经理一般也就睁眼闭眼装作看不见。再加上附近有朋友推荐的大排档,于是在一个明月当空的晚上,两个人一拍即合。

 

面对面隔着热气最是能增加队友的亲密度。方学才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内定的未来队长会和他一起坐在街头路边吃小龙虾。毕竟肖时钦长得一副斯文样,一看就是一名品学优良的三号青年,方学才这样一想,更是奇怪了,这与职业游戏选手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的肖时钦,怎么会选了这样一条路呢。

 

得到回答后的方学才静默了一会,低声漏出一句,“你以后会走吗?”离开雷霆,去更好的战队。

 

肖时钦明显愣了一下,倒是没想到会被人问到这样的问题。他想了一想也没个答案,干脆脱口反问,“那你呢?你也会走吗?”

 

回答他的却是一丝轻笑。

 

 

 

04

 

肖时钦有个秘密。

哦也不算秘密,只是埋在心里久了,自己不说当然也没有别人来问,时间一长就成了只有自己知晓的一个小小的事件。

——雷霆战队现任队长,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现任国家队成员的肖时钦,从孩童时期就一直以来都相信着许愿神的存在。

 

孩子们的神话传说与童话是最不缺少,,还穿着开裆裤的肖时钦就在父母每晚每夜的故事中渡过了他丰富的夜生活。

他人聪明,从小记事也早,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也早熟记于心。母亲有时候忙,故事讲了一半也没个结局不免叫人揪心,于是他自个踩着小板凳去够书架上那本蓝皮大插画的书,皮上那盏冒了烟的精灵长得有些骇人,小孩一眼便记在了心里——一直到了他进雷霆战队成为队长,一直到他离开去了嘉世又回来,一直到中国队获得世邀赛的冠军,而自己作为其中的一员。

 

人到晚年总是喜欢回忆过去,这不是一个好习惯--人总得向前看。但偶尔的,肖时钦也会翻开手边的相册,厚厚的一本里全是他与雷霆的记忆,再深一点,是与青春与荣耀的记忆。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不惑之年过后他的视力又再度下降,厚重的金属框压着鼻梁不舒服极了。清晰了的视野里他才发现那深蓝色的封面上还印着战队的标志,扉页的一角是用深灰色的水笔写的雷霆不败,歪歪曲曲的却透着一股清秀与坚定。他想起是这在他退役后,那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女孩明明悲伤得眼角泛红却还是忍着欢笑,从方学才手里一把抢过相册,拿出笔才发现身边没有桌子,便干脆贴着方学才的背写了起来。雷霆,多么霸气轩昂的名字。那个姑娘一直对所有人很好,温柔勇敢,他的队员们也一样,在他下定决心离开战队去嘉世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说过一句抱怨的话,更没有人指责他的不负责任,说他对不起雷霆。

他在雷霆里度过了五年的时光,每一刻都是他最宝贵的财富。

 

 

 

“是我们拖累了他。”

 

夏日温柔的阳光下,肖时钦听着心里却是冰凉的难受。他从没把他们当成自己的累赘,他从来都觉得雷霆的每个人都是必不可少的。可他也很清楚自己的目标,因为没有哪个职业选手能抵挡住冠军的诱惑。以至于在嘉世发邮件表明自己意愿的时候,肖时钦还是一瞬间动摇了。

 

就算近日外面的传闻再怎么不堪入耳,风气再怎么低糜不正,拥有三连冠的嘉世战队的诱惑不亚于任何一个豪门战队。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记者招待会上他这样说道,带着一些无奈的语气,眼神却是坚定的,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本就比其他职业少上许多,没有人愿意为此浪费机会。

他拎着行李箱站在大门前,身后是陪伴了自己五年的家和伙伴,雷霆数年来的深红色大门一如既往,还有刚进队时就一直淡灰色的天空,他听见那个活泼的女孩清朗的声音祝福他一路顺风,副队长拍了拍他的肩说谢谢。

雷霆永远是你的家。

他突然想起了那篇家喻户晓的童话故事。记忆里蓝色的光是他小时候一直以来的信仰,考试前他常常对着窗户许愿,保佑自己能顺利通过,做错事怕被父母发现时也会思考神灯会不会实现愿望帮他度过难关。退学进了战队后就很久没有这样单纯的心思了,似乎自己也为自己的天真感到羞愧,可心里还是不禁留下了一丝希望。

这是他成为职业选手后第一次这样认真地祈祷。

如果真的有神灯,他想,真希望现在决定不会让自己后悔。

 

 

嘉世的糟糕程度比想象中的还有严重许多,一个团队最重要的不是技巧而是在于配合。嘉世却像是一盘散了的沙,各自心怀鬼胎硬是把团队赛搞得一锅乱。从出道开始就在雷霆这样的战队中成长的肖时钦很难理解他们,却也能感受到颓废的气息。但他想

既然来了这里自己就是嘉世的人。

直到他在挑战赛里遇到兴欣,直到自己带领嘉世所做出的指挥显得束手束脚,他才明白自己才能真正应该为之所用的,是雷霆。

 

离开一年又回去,这个决定在外人看来是懦弱的,一瞬间的嘲讽与质疑都铺天盖地地朝他袭来,都道雷霆抑制了他的才华,可肖时钦却觉得这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什么都没有变,他揉了揉自己发酸的眼角,却还是止不住地流了泪。

无非是那句回家。

“欢迎回来,队长。”

 

05

合上相册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已经回忆了大半个下午,记忆中的每一处场景都是那么熟悉深刻。思虑了一下他决定把这份回忆继续下去,于是他把目光移向了书架上的冠军戒指。

 

他记得自己那时倒时差,一睡便睡足了十个小时,被同室的黄少天嘲笑说是老年生活。他本就属于睡眠不好的那一类人,第一次出国时差倒得他头昏脑胀,加上有个话唠在耳边不停的吵吵,导致他刚睁开眼时整个脑袋都是晕乎乎的。

他记得他在被告知选入国家队后,雷霆的大家硬是吵着说是庆祝去了ktv,肖时钦拗不过他们的花言巧语,觉得自己再不点头他们就要把电脑房给掀了。答应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有一丝高兴的,自己即将成为国家队的一员,代表中国,去最大的舞台上与各国强队一决雌雄。

他记得自己与伙伴们捧上奖杯的那一刻,胜过任何的幸福,那是长久以来的努力成功的满足感,站在世界顶峰的感动,所有情感混杂在一起,他看见几位姑娘早已哭成一片,直到下台时才发现自己也早已流了泪。

原本的他一直抱着尽力就好,总带给人一种“尽人事待天命”的感觉,然而他在嘉世的一年被叶修好好的上了一课,他看着那个曾经位于荣耀巅峰的男人被人遗弃后重新开始,那份勇气与对胜负的渴望深深地刺激着他,引着他回到雷霆,势气昂扬地带领队伍从新战斗。

现在他站在领奖台上,与队友们一起,站于世界之巅。他看见现场人声鼎沸,到处是鲜花和礼炮,观众席上的中国看众站了起来为他们鼓掌,拼命摇晃的中国红旗再一次使他湿了眼眶。

 

他从未得到过冠军,他等着一刻等得太久。

他迷惘过失落过伤心过,为了冠军他牺牲了一年的时间去证明自己,尽管受到的却是辱骂与质疑,但是他从未想过放弃。肖时钦摘下被水汽沾湿的眼镜,抬头去看苏黎世的那片蔚蓝的天,心想雷霆的队服是不是也一如这天空的颜色那样的好看。

 

叶修拍了拍他,示意他朝贵宾席那看去。

 

依旧是那套整齐的深蓝队服,依旧是他的伙伴们。

 

“队长,恭喜冠军!”

 

 

 

宣布退役的时候他没有选择开记者招待会,他觉得自己想说的能做的都已经好好地传达给了大家。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戴妍琦正抱着一堆零食在门外等他,说队长这些本来是昨晚开离别会的时候给你的但是我突然睡着了只好现在带给你。

肖时钦有些头疼,他不爱吃零食,但看着小姑娘清澈明朗的眼睛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这是他最后一次认真地去看雷霆俱乐部,用眼睛把大门上雷霆两个字描摹了一遍又一遍,他深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

 

果然还是,会舍不得啊...

 

阿拉丁的故事他一直没有忘记,直到现在他还依旧坚信着。

 

他透过出租车的反光镜,看见他们不厌其烦地朝他挥舞着手,一个没忍住又抽了抽鼻子。

 

 

06

他本是普普通通的应考生,百万学生羡慕不来的优秀班长,他本该加入那些芸芸工作者之中,是荣耀成就了他的一切。

 

现在他躺在家中的木制椅,回望过去,只觉岁月静好,时深却无殇。

 

END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