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生贺就不要想标题了吧?


今天是平和岛静雄的生日。


作为怪物的他,除了弟弟幽之外,就只有岸谷新罗这一个朋友,一个眼中只有无头妖精的密医。可是新罗并不是不会记住他的好友的生日,相反在不长的高中生活里每一年的生日都有他亲手做的蛋糕。


不不不,就算是这样,他仍旧是个怪人,静雄并没有因此而觉得他变得温柔懂世故,他再怎么单细胞也知道,这是因为那个在池袋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骑士的催促下完成的——属于平和岛静雄的蛋糕上写满了塞尔提的名字,四周布满了大大的爱心。


“这是我对亲爱的塞尔提最最真诚的爱~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对塞尔提爱的表现~”当静雄忍不住吐槽,新罗仍没自觉的沉浸在自己的爱情世界中。


但静雄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他并不会为了一个不是为自己做的生日蛋糕而对多年的好友动真格发火。相反,他会很有礼貌的把蛋糕吃完再说一句多谢款待。除去那一身无法压制的怪力和有时没来由的怒气之外,静雄其实是个非常文静,有礼貌的孩子,这在幽的身上很好的体现出了平和岛家良好的教育。 如果不是因为那只死跳蚤的话,静雄把咬在嘴里的烟狠狠地撤下扔在地上,如果不是因为那只该死烦人的家伙,自己的高中应该是一帆风顺和他的名字一样的平和。于是走在街上的他突然没来由的想起自己的过去。 他和折原临也的过去。


——孽缘。


比任何人都渴望宁静生活的他在上高中的第一天遇见了临也。 在三月的樱花树下,伴着四处飞扬的花瓣静雄抬头瞬间便对上了那双鲜红的眼牟。若这是一部言情剧,那这剧情可以说是十分地俗气,千篇一律的内容——两人在樱花下相遇,在樱花下定情,最后喜结连理。 这是爱情小说,不应该出现在DRRR这种异闻类小说中,更何况他们不是恋人,是与之相反的犬猿之仲,自然是也没有情可以见证的。但那棵樱花树却是他们孽缘的开始。一个眼神一抹笑,让两人彼此追逐了将近七年,七年中谁都没有放弃,谁都没有挑破那最后的底线,像喜欢恶作剧的孩子,处处挑衅,却总在最后一刻放手,所以尽管一个整天喊着“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另一个在屋顶看着对方把路标拔起而笑着说着“小静这种怪物怎么还不去死呢”这样的话时,他们两个仍旧好好的活在世上。互相之间近乎执着的行为让两人一致产生了只有自己才可以杀死对方的想法。


静雄至今不忘那只死跳蚤在自己生日那天拿着蝴蝶刀对着自己,像初见时一般,毫不犹豫地划开胸前的衣服,锋利的刀尖上不时滴着对方的血液,可静雄却像是感觉不到痛楚一样继续把篮球筐拔了下来,事实上在多年的打斗生活里静雄早已对普通的伤口没有任何知觉,与他追杀了那么多年的临也应该不难发觉,为什么还要在生日那天要不断重复着初遇时的事件并乐此不疲? 一个从未有过的奇怪的感觉在脑海中一瞬间停留,又在厮打中消失。之后已平静下来的静雄花了很长时间也没能想起自己那时的违和感是什么。时间一久也就没再在意,反而把这当成是一种习惯,而这个习惯也一直伴随着他们俩直到高中毕业。


在街上随意的走也略觉得无趣,静雄想起今天幽突然要去外地出差没法回来,新罗和塞尔提去了英国游玩,汤姆先生因是静雄生日而放了他一天的假期,他也并不是特别在意要庆祝生日什么的,但就像多年的习惯被人刻意打破,孤身一人的生日让静雄略有些烦躁,在猛抽几支烟后便搭电车熟门熟路的来到新宿的一栋高级公寓楼下。 像七年前一样,抬脚踹开了那扇禁闭的大门。 “小静你这是寂寞了嘛?”一如七年的语气从未改变。


静雄心里突然感到莫名的舒畅,但他绝不会承认这与折原临也有关。


不过,也无所谓了。


“临——也——君——呦——来——玩——啊!!!!”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