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喻王】幼稚完

最近入了粤语坑,林峰唱歌简直太好听了然后一没忍住就有了这篇脑洞。

*BE HE自由心证

*黄少天大亲友设定

*特别特别OOC

*粮难吃粮难吃粮难吃

*有BUG

小天使们快来勾搭我呀来个评论呗lof主好无聊orz【闭嘴】

欢迎食用

附上BGM

http://music.163.com/song/25638257//

 

 

 

 

 

 


夜晚的北京依旧是车水马龙,霓虹灯闪烁着的灯光照耀着这座城市的灵魂,映射出北京人民的忙碌。一名青年只身走在街上,穿过被车赌得行道不通的人行道,径直走向街对面的酒吧。

大门的打开让门上的那只淡绿色的风铃慌得叮当响,一瞬间寒冷的空气贯穿了整个温暖的酒吧,临近门口的客人们纷纷向青年投去不满的目光。但是来人似乎并不在意周围人怨恨的表情,熟练地来到吧台前坐下,招呼着调酒师。

“呦,王大眼,好久不见了。‘’

王杰希看到来人心里便暗道了一声麻烦。但也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面上依旧面不改色的问道:“这次想喝什么?”

“来杯长岛冰茶吧。哦不等等要不还是血腥玛丽?唉上次也是喝这个啊应该换一换口味了吧?哎呀我也不是很懂王大眼你自己看着办吧。”

“请慢用。”王杰希道。

黄少天看着眼前白晃晃的纯净水立马开始了反击:“哎我说王杰希你怎么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变啊,懂不懂尊敬朋友善待故人啊,有你这么打发人的嘛。我告诉你本剑圣可是专程来看你的。”

“还剑圣呢,夜雨声烦现在可是小卢的帐号。”王杰希说。“你才是,退役都那么久了,真是一点没变。”

“......我怎么听着有一丝嘲讽呢。”黄少天喝了一口水斜视他。“不过话说回来,你退役后怎么突然想起做调酒师了?之前可从没听你谈起这行业啊。我和队长一直以为你会去做魔术师呢。说不定还会一举成名上春晚呢,那我们荣耀圈可就有大面子了啊你说是不是啊?”

“当时正好有一个前辈在这家酒吧工作,顺便问我有没有兴趣来这里给他当调酒师。我们这群人除了打游戏也没啥特长,这里又离家近,便应了下来。”

 

王杰希突然停下正在擦着杯子的手,修长的手指在吧台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特别好看。

慢慢的,他听见调酒师继续道:“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微草。”

“呦呵没想到王大眼你还是个这么恋旧的人啊真是看不出来啊。”

“......‘’

“那你呢,最近很辛苦吧?指导那群新人不容易吧?”无视了前句的调酒师继续手里的活。

“其实还好啦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累。倒是文州,联盟那边的事情好像挺多的样子,和他发信息也经常半夜再回我,真不知道是不是加班到那么晚。想到以前冯主席的那头地中海我真为文州的发际线担忧啊。”说罢,黄少天还煞有介事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似乎为自己有这正常的头发而感到欣慰。
“嗯,是挺不容易的。”王杰希说。

 

黄少天闻言微微一愣,皱了皱眉头看向他。

似乎是被黄少天的目光给看着全身发毛,他忍不住打破这段怪异的气氛。

“怎么了?”

“......呃其实没啥......”黄少天吞吞吐吐的寻找着措词。又喝了一大口水,便听到一句:“我和他见过面了。”

噗的一声,黄少天一个没忍住把口中还没咽下去的水全数喷向了面前的王杰希,他无视了对方黑下来的脸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你说...你们什么时候见面的?!”

“昨天。”

“......”黄少天闭了嘴,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人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杰希看着一脸懵逼的他也没继续和他闲聊,把脸上的水擦干净后又做回了他本职工作。

黄少天看着他娴熟的擦净杯子,再放回柜台,询问顾客的需求随后为他们一一调酒。一系列动作在黄少天面前不断地循环播放,那人安静淡然的面容完全想象不出是曾经以打游戏为职业的标准宅男。岁月在那人的脸上完全没有留下痕迹似的,却好像把那人当年的那份执着给去除得一干二净。

不论是对荣耀,还是对喻文州。

当年王杰希和喻文州在一起的事情整个联盟知道的人是少之又少,而黄少天就是作为那为数不多的人中的一个。从出道前便和他们俩认识的黄少天见证了他们五年的感情,从开始到最终。从当初的平平淡淡到如今的擦身而过。黄少天不知道他们他们最终为何分手,他们似乎大吵了一架,但黄少天却从来没有问过其实的任何一人他们吵架致分手的原因。

他自认认识喻文州那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发火的样子,甚至在从前想都不敢去想,能让那个每天在嘴角挂着温文尔雅笑容的青年真正生起气来的人,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魔术师了吧。

因为在乎,所以生气。

所以当喻文州对黄少天轻描淡写的说出那句“分手了”的时候,黄少天真的非常震惊,就算是吵架多大点事道个歉和好就行了,有必要闹分手把五年的感情付诸东流么?

五年,将近是职业选手一半的生涯,从第七赛季到第十二赛季王杰希退役,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占据了这生命的大半部分。黄少天皱着眉头,心里有许多话想说,可是嘴巴张了又张,却愣是发不出一个音节。

像是看出黄少天心里所想的一样,喻文州对他解释道:“不合适,分开了反而比较好。”

他们都是明智的人,战术大师的名号不是随便起的,黄少天相信喻文州是认真考虑后得出的结论,而他也可以想象得出喻文州像王杰希提出分手时王杰希的神情。纵有万般难过,那一定也是没有丝毫惊讶般的表情点下的头。

“他也还是没变。”良久,他听见王杰希轻声道。黄少天抬头,见他看着从被擦得光亮的玻璃杯中映出的倒影发愣。接着,他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便不再继续说话。

 

 

 

 



王杰希依稀记得多年前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时候的情景。那是第二赛季的季后赛。蓝雨的座位恰好是在微草的前边,那时的他们还不是宿敌,没有那么多的呼喊着微草蓝雨的粉丝。

蔚蓝色的天空包裹着阵阵暖锋吹拂着每个人的灵魂。他从后排看见那个与众不同的青年,在人声鼎沸的看台上丝毫没有被打扰似的一个人埋头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与他身边的那个恬噪的男生比起来,更突显了他的特别。王杰希不禁探身向前,可待他看到本子上的内容后他更加惊讶了。密密麻麻的战术分析让他不禁再次打量起这个少年。虽然从背后看不到正脸,但他想,一定是个非常认真的人。

以后也许会成为惺惺相惜的对手也说不定。

事实证明他当时错了。

这哪里是惺惺相惜啊。

“蓝雨,喻文州。”王杰希回忆着他的自我介绍,温柔却不失风度,不卑不亢的伸出手与之相握住。“微草,王杰希。”

这分明是毒药。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钟表的声音,滴滴答答的响着,一步一步的宣告着时间的流逝。

 

王杰希睡前没有拉窗帘的习惯,这时间街道上的车辆也寥寥无几,昏暗的路灯不时得熄灭闪烁着,使得凌晨的北京更加显得寂寞。

这时他从床上坐起,随意地披了件外套便下了床,走到阳台趴着栏杆上欣赏起了北京的夜景。北方的夜晚一向是冷的,更何况是在冬日的凌晨,。风一吹,身上只有一件外衣的他不禁冷得哆嗦了起来,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他一边把外衣裹得更紧一些,一边从口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明晃晃的火焰在寒风中实在不容易停留,王杰希费了一些劲才点着。他吸了一口,感觉到了尼古丁的魅力,随着呼出,身体也比刚才要暖和了一些。

 

他就这样在冬日的凌晨,靠着栏杆吸着烟观赏宁静的夜景。

他其实很少抽烟,至少这是在退役后才渐渐学会的。偶尔在心情糟糕或是烦躁的时候抽上一根,也有一些理解叶修为何对烟那么执着的原因了。

他今天抽烟的原因便属于后者。

分手后五年没见面的前男友与你在街上不期而遇,说内心没有情感波动那是假的。相反,当喻文州拉着他的胳膊带着疑惑的神情说出王杰希三个字的时候,他感觉全身的热度都串了上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努力想要去遗忘的那个人的这件事是多么的荒谬。不论什么样的毒品,一旦上了瘾,又岂是那么容易能戒掉的。

两个人像许多多年不见的旧友一般约在了咖啡厅。四周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偶尔有一些朋友聊着天,却也很快就离开了。坐在座位上,王杰希觉得现在情况有一些复杂,他看过的电视剧无一不在说明咖啡店是个能把情侣拆散也能作为相亲地点的奇妙场所。理所当然的也有不少人在这里旧情复燃。

他内心猛地一震,看向了对面正在看着菜单的喻文州。五年后的他似乎有了一些近视,一副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比起从前的温柔更多了一份干练,头发留长了一些,却仍和以前一样没有去染发。许是在联盟工作的缘故,喻文州穿了黑色的西装显得越发成熟稳重了。他细数着对方身上的变化,却越打量,越是发觉对方根本没有改变什么。他翻开菜单的动作,喝水的神情,王杰希望着眼前的人不经意地把五年前的喻文州重叠在了一起。

距离他们确立恋人关系,今年正好是第十年。

他不禁回想起他和喻文州交往后的第一次约会。也是在一家咖啡店里,两个人聊着联盟的赛事,聊着自家队员的淘气和叶秋的不要脸。一晃间便已过去了许久,然而他们之间的话题似乎从未离开过荣耀。

 

离开时,喻文州突然起身,右手拿着长长的菜单随着身体向前挡住了他人的视线,然后他慢慢地凑近对方的脸,温柔又虔诚地吻住了王杰希的双唇。方才喝的还停留在口腔里饮料随着两人交换的唾液融合在了一起。甜蜜的味道让喻文州不甘在唇上摩擦,他为保持平衡而撑着王杰希肩膀的手不禁加紧了力道,用舌头略微强硬地打开了对方的牙关,无视了恋人的惊讶,自顾自的挑弄着口腔里每一个柔软的角落,然后吮吸着甘甜的唾液与王杰希开始了纠缠。两人分开的时候均是喘息着,魔术师的脸更是红的像是可以滴出血。

王杰希还没开始指责他的突然,就听见喻文州笑得一脸的温柔与宠溺说:“从来没见过杰希脸红的样子呢,真是具有历史性的一刻。”
王杰希看着那人一脸腹黑的样子却又发现自己无法对他生起气来,只好装模作样的轻咳了一声,红着耳根撇过头去不去看他。

“下次......别在外面。”

 

 

 

 


“杰希,你要喝点什么?”似乎感受到对方的目光,喻文州笑着问。

魔术师尴尬地收回视线,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也开始浏览起了菜单。

还是多年前的称谓,可他们已不是当初的那般关系。

那天他们只是随意的聊了聊近况,谁也没提起当年的事情。似乎他们在一起的时光都不过是漫长岁月中的一个梦。说梦还是带有些天真的,他们像是天生注定的两条平行线,理所当然在宇宙中相交,在千万条世界线里他们相遇相知相恋,然后于梦境之中惨然收手。

从此越走越远,此生再无任何交集。

他们当时并不是两个热血的青年头脑发热一时冲动而在一起的。这两个人都是荣耀联盟里出了名的稳重之人。王杰希自认他们两人的感情并不比其他情侣来的少。反想当年的点点滴滴,王杰希找不到任何使他们感情破裂的地方——到底从哪里开始两个人背道而驰的呢?

 

他走在回去的路上,望着街旁依旧屹立在那里的微草俱乐部想,也许正是因为他们从未有过争吵,内心的压力和积蓄愈来愈多,最终造就了两人五年间都没有联系对方的局面。

 

不是爱得不够,相反,王杰希认为他们是爱太深沉,从而不知道怎样维持这条紧绷着似乎下一秒就会断裂的琴弦。

 

 

沉重的使他们喘不过气来。

 

 

王杰希记得当时喻文州对他说的话,他说我们两个不合适,在一起累不如分开过。他觉得很有道理,他们之间的谈话很少离开荣耀,就像是离开这款游戏后两个人就全无感情一般。他几乎想都没想便淡然地点了点头,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整理东西。从个人的衣物和生活用品,一丝不苟地把自己的物品全都塞进了行李箱中。他留下了两个人共同使用过的毛巾和牙刷,理由是东西太多带不走,不如留下一点作为留念,告诉你今后的妻子曾经有那么一个我存在过你的身边。

直到一切收拾完成拖着行李箱离开他们的屋子时,至始至终,喻文州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也很干脆地转身关上了防盗门。

以至于他没有看到身后的青年,紧拽着的拳和在温柔的面庞上留下的眼泪。

“杰希......”没说完的话终究随着关门的声音消逝在时光的洪流之中。

王杰希背靠着门,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再接着他宣布了退役。

 

十二赛季的时候他和黄少天都已算是联盟中的老人了。当年那个青涩腼腆的少年如今也成长成了干练的队长。他和微草的众队员们一起送曾经的队长来到俱乐部的大门口,只有高英杰心里真正能感受得到队长当年付出了多少。

那天他穿着微草的队服,看着王杰希远去的背影许诺着队长,我会肩负起微草的未来的誓言。接着王杰希听见他带领队员们高喊着微草必胜。王杰希没有回头,他知道自己把所能做的已经做的最好了,他抬头望着北京常年被雾霾浸成灰色的天空,一个慌神,竟觉得在那里看到了一丝微弱的光。

毫末之草,可以成原。他一直打心里得这样觉得。

不知不觉,王杰希来到了微草的深红色大门口。看着一如五年前离开时没有改变。

他知道自己选择在离微草近的地方工作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恋旧情结。他不仅怀念当年带领微草夺冠的日子,更多的是对喻文州的放不下。看着微草,就能想起关于荣耀,关于喻文州的所有。

他想,也许他终究仍是不够成熟,幼稚地一如学生被家长剥夺了假期时光,哭着闹着撒娇着请求父母取消补课班。

他幼稚地仍对喻文州执着着,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却仍会在半夜失眠的时候想起他的温柔。

这并不是代表他后悔当初的选择。若是给他重回过去的机会,他估计还是会做出与当年一样的选择。

只是那段过去太过美好,如泡沫一般,让人不忍心去戳破它。

 

但是再美丽的泡泡依旧不会在阳光下常存。

 

王杰希在再见喻文州时便明白了这个道理。他做着他的联盟工作,他安心的调着他的酒。这也许是对于他们俩最好的结局。

 

没有了恋人名号的这个负担,他们依旧是最好的朋友。

 

年复一年的时光终究会让感情沉淀。黄少天再一次同时见到喻文州和王杰希,是多年后在王杰希的婚礼上。

 

 

昔日的魔术师微笑着为新娘戴上婚戒,像所有普通的情侣一样,在神父的见证下两人走向了未来。温暖的阳光照进圣洁的教堂,明晃晃的让黄少天有些看不真切眼前的东西。他揉了揉眼,看着喻文州走上台为新人祝福,不知为何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FIN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