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方王】王杰希说方士谦你是不是有病(3)

内容和标题没多大关系......
上篇撮头像
基友被我弄成了王方...然而...我不管我不管这是方王!!【咆哮】
真的特别OOC
嗯就这样

自从方士谦明白自己的心意已经过了三天了,然而他仍旧没选择向对方坦白心声。

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字:怂。

怂逼方士谦在叶修给出的N条告白秘诀后沉思道,我再看看,指不定他不是钙呢?

叶修坐在电脑前无语,说得好像他是钙很正常一样。他非常想翻给对方一个白眼,但是可惜两个人隔着屏幕看不见。

叶修把烟熄灭,然后飞快地打字给他:这样吧,我帮你追王大眼。你来帮我们嘉王朝抢BOSS,怎么样?很划算吧?

微草第一V:“................”

屏幕后的方士谦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是要他背着微草队长去帮其他俱乐部打杂来换得队长的一片欢心?

方士谦摇了摇脑袋,心里直骂叶修不要脸。他打开语音,开口对叶修嘲讽了好一阵,接着在对话框里鬼使神差地打上了一个“好”字。

微草这几天十分太平,太平得连王杰希都忍不住警觉起来了。方士谦很安静地呆在自己的座位上专心地做着基础练习,效率高得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王杰希找过对方,他说,前辈,你是不是最近做什么亏心事了?

后者先是一愣,心里无数弹幕飘过,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一脸高冷地丢给他一句愚蠢的人类外加一个冷哼便径直走开了。留下一脸懵逼的王杰希恨不得上去敲他的脑袋瓜子。

方士谦这几天早早地离开了训练室,他提前把任务做完,腾出时间来到附近的网吧。这日他把自己用围巾帽子裹得严严实实,外加一副黑色墨镜。在酷热夏日里打扮成这样着实让人觉得可疑,方士谦在网吧找了个偏僻的位子坐了下来,一旁的服务小姐狐疑地看了看他却也没再说什么。

不会把我认为是离家出走沉迷于网络的不良少年吧?方士谦在心里腹诽,这能怪我嘛!谁让我是公众人物呢?

他摘下墨镜,拿出帐号卡唰的一下登录荣耀。无聊之际在神之领域里逛了几圈,等了一会便和叶修会面一起组队去打BOSS了。

斗神和治疗之神联手刷怪,传出去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风波。方士谦啧啧地咋了咋嘴,一个神圣之火就往对方的脑袋上扔了出去。

“呦,不赖嘛,还算对得起‘神’这个名号。”叶修夸奖道。

“那还用说?”方士谦朝对方一挑眉,可惜没人看到。

“为了表达我的钦佩之情和看你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打杂的份上,我试着帮你打探了一下。”

方士谦急了,连忙暴起手速:“你问他什么了?”

“问他是不是钙啊。”

“...............”方士谦抄起了牧师手里十字架。

“开个玩笑嘛,我很正经的。”对面笑道,“我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

“哦......那他怎么说?”

“他说有。”

“卧槽谁啊?!”方士谦一激动没留神,一个手误让牧师差点撞向了树。

“他不说,还让我猜。”叶修点起了烟,吸了一口后才继续慢悠悠地打字。

方士谦心里苦。

那么高冷的王杰希竟然有喜欢的人?自己还特么没发现?!他迅速并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近期王杰希的行为——7.30到训练室,12.00吃饭,5.00回寝室,6.00晚饭,8.00洗澡......他越想越郁闷,两个整天在一起的正副队,一方谈了恋爱另一方怎么可能不知道啊!

方士谦感觉自己想要掀桌。

他气结地退了帐号,走出网吧时又戴上那副黑黑的墨镜,抬头望向天空,透过乌黑的镜片,他不禁想,谈恋爱好累。

周末的阳光温暖地洒向大地,夏日的蝉鸣伴随着树叶沙沙的响声唱响在天地间。方士谦正在走向王杰希家的路上。自从那日捡回猫后,他便一直去叨扰对方,王杰希也从未对此说过什么,于是两个人心照不宣地都把它当成了习惯。

此时方士谦正站在门口,他按了几下门铃却仍旧没有人出来迎接。他低头看了看前一小时对方给他发的短信,明明说过在家的啊。方士谦心里疑惑,在喊了几声仍没有回应时,便直接推门,恰巧门并没有上锁,方士谦皱了皱眉,换了鞋子便进去了。

他穿过客厅来到那人的书房,屋子的主人正趴在电脑前安静地小憩。窗户是开着的,夏日的风吹拂过两人的发丝,暖暖的让人十分舒服。方士谦凝视自家队长安静的睡颜,闭上眼睛的王杰希大小眼并不明显,方士谦觉得这家伙还是有些英俊的......当然,这是在他没有看到那些黑眼圈之前的想法。

他略微有些生气,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在看到那人沉稳的呼吸声后放弃了。他熟门熟路地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条毯子盖在王杰希身上,动作轻柔得连方士谦自己都不敢相信。

“喵呜”一声打破了屋里的静寂,方士谦低头发现大眼猫不知何时跑了出来,它看见方士谦来了便跳过去蹭着对方的裤腿,滴溜溜地围着他转了好几圈。方士谦对它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把它抱了起来,一边轻声道,这里有个笨蛋在睡觉,我们出去玩吧,嗯?

关门的一瞬间方士谦发现沉睡的人动了动身子,等了一会却始终没有继续什么大动作。他又再次看了看自己心上人,安心般地叹了一口气,便出了房间。

他靠在门外静静地不说话,就这样看着那只猫蹿向了自己的窝,只觉岁月静好。

他给猫喝了点牛奶,看着它东奔西跳地在沙发上瞎蹿,阻止了它进一步破坏物品的动作。陪着猫静静地闹了好一会,见王杰希还没有要醒的意思,便准备起身离开。

他换好鞋子,远远地看向那扇禁闭的房门,突然想到,其实只要那人好好的,对方喜不喜欢自己其实根本无所谓。

他感觉又有些不甘心,不甘心又生气,可惜没处给他发火,只好憋在心里一个人吐槽。

——王杰希你说你咋就那么让人操心呢?

——我咋就那么喜欢你呢?

TBC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