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方王】少年

标题好麻烦.......
仓促的产物
暧昧向
思维混乱语言不通
没玩过网游的我x

战斗的轰鸣声透过耳机火辣辣地灼烧着大脑,兵器撞击的声音和爆炸声接连不断地回响着,方士谦烦躁地啧了一声。夏日的蝉鸣不知疲倦地叫着,穿过禁闭的窗户直直地冲击他的内心。他手没停,操纵着一个剑客使出了三段斩,砍向了冲过来的敌人。眼看就要成功打倒对方,身旁的魔道学者又是一个失误,熔岩烧瓶一个不稳撞向了自家队员。

啊......又输了。

方士谦心里骂了一句,转头看向身边的队长。对方一脸从容正定,丝毫不为刚才的低级错误而感到尴尬。他想说些什么话来嘲讽,一年的不满在心里堆积了不少难听的话,组织了许多措词正想开口时却只听对方轻声道了一句,再来。于是他只好咽了咽口水,把刚差点说出的那个词活生生地给吞了下去。

此时已时傍晚时分,训练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方士谦操纵着一个剑客小号,和身旁的魔道学者一起站在神之领域里,偌大的天地丛林,两个人随意寻找着对手,一逮着机会就上去邀请对方请战。

自王杰希接替林杰担任微草队长已经一年了。

自王杰希开始改变风格打法,已经一个星期了。

魔术师要改变了,这件事在微草并不是什么大秘密,甚至在职业选手群里讨论这件事也是相当地火热,有看好的也有不看好的。方士谦看着一瞬间刷到99+的QQ群,顿时把手机锁了屏幕扔到床上。

嘁,这帮人手速就是靠这个练出来的?方士谦不爽。你们懂个屁。

他一个礼拜前第一次被人拜托陪练,对方还是自家队长。

方士谦看着眼前这个早熟的少年,震惊地楞在了原地,许久才回过神来,大脑的记忆清晰地传达对方刚才的那句话。

他说,方士谦前辈,我要转型风格。你能当我的陪练嘛?

他看着那人坚定淡然的眼神,嘲讽的话语在心里滚了许久最终仍未吐出一个字。

好吧,他说道。

练习课程已经过了一个星期,王杰希每天都给自己加练,在电脑面前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还不带喝水活动的。方士谦午休时出来活动筋骨,看到王杰希那个一如三小时前的动作不禁心生感叹。

他这是要成仙了嘛?

然而改变风格不是简简单单的靠训练就可以做到的事,王杰希心里知道自己打法的优劣处,天马行空的思维不是所有人都能跟上,于人于己都是一把双刃剑。他也想过这样的后果,权衡了一下自己的目标,他想到了林杰让他肩负的未来,想到了方士谦对他的冷漠与排挤。

他闭上眼,在大脑中描绘出王不留行翱翔天空,穿越绿油油的大草原的构图。然后他静静的摇了摇头,把脑海里的那美丽的画面一一消除,随后,他梦想到了微草众人手握奖杯的笑容与泪水,林杰在电视剧前欣慰的微笑与方士谦的认同的画面。

他半靠着椅背,静静地感受暖风吹拂的舒适与恬静。接着他睁开了眼,走到那个长期看自己不爽的前辈面前,无视对方的疑惑道,方士谦前辈,能当我的陪练嘛?

一个礼拜,方士谦陪着那倔强的男人从早到晚地开小号练习,看着他把自己擅长的风格硬生生地强迫转变,生疏的手法如同训练营的新生。但他还是什么也没说。

他要练就陪他练吧,人家都开口求我了况且我答应了若再做不到岂不是败坏我方士谦的一生英明。他这样想着,随意地从抽屉里抽出一张剑客的帐号卡登录了荣耀。

七天的努力效果并不明显,虽然错误不断地减少外加上王杰希原本深厚的底子与不同常人的天赋使他的进步加快了许多,但要达到先前的水准却还远远不够。

他熬夜观看那些比赛视频,然而改变风格的人实在少之又少,加之是他这种于顶峰期而选择变化的人更是史无前例。

他不禁有些焦虑,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更加勤快的拼命训练。

方士谦看在眼里,感觉心里揪揪的有些发堵。他有些后悔当时没出言嘲讽,现在那人那么辛苦,想再挤兑他也没了这个心情。

“方前辈,今天继续吧。”王杰希道,右手却不经意地敲了敲后颈,在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后不禁皱了眉。

“你脖子怎么了?”

“没什么,落枕而已。”

“............”

方士谦想起昨天晚上那人似乎很晚回的寝室,连脸都没洗就直接扑向了床,姿势自然十分不雅。

啧。

他突然强硬地拉过王杰希的手,二话不说地拽着他向寝室走去。一路上也不说话,王杰希问他他也不理睬。他的手腕被方士谦牢牢地握在手心里,挣也挣不开。灼热的温度随着皮肤的传导送到了另一方的身上,然而王杰希感到更多的却是疼痛。

“前辈,你到底想干嘛?”王杰希站在寝室里,有些烦躁地微微皱了眉头。他想着这副队长对他的意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日子没有听见他的毒言已是惊讶万分,现在来这一出......

王杰希感觉自己不仅抬头转头难受,头也跟着疼了起来。

“喂,把上衣脱了。”方士谦翻箱倒柜地从床底拿出医疗箱道。

“?”王杰希不明觉厉地看着对方手里的东西。愣了许久,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后慢慢地道,“前辈......原来你真的是个奶啊。”

“少废话,快把衣服脱了,再不听话我就亲自扒你衣服了啊。”方士谦翻了一个白眼,不耐烦地用食指敲打着箱子的外盖。

所幸夏日的温度高,王杰希也只穿了一件休闲服。露出长年宅在家里才有的白皙肌肤,把后背面对着方士谦就坐了下来,“前辈是要给我上药嘛?”

“是啊,偶尔关心一下后辈也是应该的。”方士谦一脸春风得意,看着眼前赤裸的上身不禁感觉有些发热,他猛地拍了拍自己有些烧起来的脸颊,随后定了定神,开始了手上的工作。

温热的指间带着药膏的冰冷,抹在脖颈上意外的舒服,空气里弥漫着药膏特有的化学气味,十分好闻。王杰希安静地任由方士谦那双价值百万的双手在自己的肌肤上动作,不再说话。

“以后,要是再落枕就再找我吧。”王杰希听那人道,然后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刚想回头却被一阵疼痛阻挡,他嘶的嚎叫了一下。

方士谦没理他,自顾自的继续说。

“你只负责带领微草夺得冠军就好。”

“若是有你身后看不到的地方,就交给我吧。”

“偶尔也为自己想想,多依赖我一些啊。”

方士谦把最后一块纱布贴好,站起身走到王杰希面前直视他的双眼。

他笑了一下,学着热血动漫里的主人公,向王杰希伸出了拳头。他喊道:“队长。”

王杰希逆着光,微抬头看着眼前像是变了一个人的微草副队。药膏已经开始作用了,灼烧一般麻麻的感觉贴着王杰希的后颈一直延伸至他的内心。

他也学着对方的样子伸出了拳头,于是“啪‘’的一声,两个男人的拳就这样碰撞在一起——带着这个诺言。

“明年的冠军一定是微草的。”

“我们还要拿更多更多的冠军。”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夏禅依旧不知疲倦的叫着,风依旧那么温暖,穿过婆娑的树叶沙沙作响。黄昏的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老长,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END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