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方王】DRAMA 戏剧性

语句不同思路混乱

OOC OOC OOC

嗯就这样


——戏剧性的故事往往是最无聊的。

*****

四周人群的喧哗在头脑中炸开,被酒精麻木的细胞艰难地维持着运作,王杰希用手敲了敲脑袋,似乎想要维持最后一丝理智。

他看向身旁,曾经闹腾的副队长如今已变得稳重,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在一桌东倒西歪的职业选手中显得格外正经。不知道他这几年过得怎么样,王杰希用手撑着头迷迷糊糊的想着,啊,他现在好像是哪家公司的白领吧。

他趴在桌子上,断断续续地回忆起以前在微草发时候好像有不少女生给他寄过情书。他想,那个外表放荡不羁的家伙还挺受人欢迎。

“哇,你们快看王大眼倒了哈哈哈哈哈哈果然还是本剑圣最厉害了你们这群辣鸡!”

“少天,你别晃......”喻文州拉着快要倒下的黄少天,一边起身一边像其他人示意。“抱歉各位,我们先回房了。”随后后者还一直念念有词:“王杰希叶修我告诉你们!以后不准再说我们队长手残!看剑看剑!”

“黄少天你放下筷子!矣那是条带鱼不是冰雨你别碰它!......好了好了文州你快带他走吧真是吵死了。”

方士谦看着这两只恩爱狗走远后,才转头看向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王杰希。他拍了拍那人,道,别在这睡,起来回房去。

回应他的是一声闷哼。

方士谦叹了口气,只好起身拉过那人的胳膊问,能走嘛?不能走也给我走,我可背不动你。

王杰希艰难地抬起头,发现对方正看着自己,他瞧着方士谦这几年越发成熟的体格与棱角,心里不禁有些憋屈。他撑着桌子的手用力使自己站起,甩开对方的手后强迫自己保持理智,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向他喊道,走吧。

然而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方士谦看着他趴在浴室,他刚才除了酒外基本上什么也没吃,现在吐出来的也只是一些酸液。

方士谦觉得有些烦躁,他说:“你不会喝酒干嘛喝那么多?职业选手不能过量饮酒你知道嘛?”

“等下赛季结束,我打算退役。”淡淡的声音却让着方士谦整个神经系统都崩了起来。

“你......”

“总不能一辈子管着那帮孩子啊。”他笑了笑,哗啦啦的水声使他的声音听得不真切,“战队迟早还是要靠大家。”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从浴室走出,头发上还滴着水,顺着他的颊骨流进衣领。他想上前做些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有做。职业选手的直觉使他觉得王杰希还能够战斗,但又不想看到他继续一个人背着这个沉重的包袱。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唯独他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于是他拉过王杰希的手,从酒店的抽屉里翻出电吹风,表情不耐烦地砸了砸舌:“先把头发吹干吧,别感冒了。”

王杰希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时钟的指针在静寂的房间里流逝,发出有节奏的响声敲打着他的耳膜,与因为酒精作用而加速的心跳形成共鸣。

方士谦吹头发的技术很好,与他打荣耀一样,看似狂放内地里却十分沉稳。他闭上眼,听着发动机的轰鸣。声音有些吵闹,王杰希却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心境保持清醒。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如果他没有离开就好了。

这样想着,身体却先一步做出反应。他转过身阻止了方士谦继续的手,麻利地关掉了电吹风的开关,然后直视他的眼睛。

“方士谦。”他喊道,右手紧紧地抓着对方衣服的下摆。

“怎么了?”

“方士谦。”

“嗯。”

“方士谦。”

“我在。”







*****

王杰希在刺眼的阳光中睁开眼,他动了动自己的双手,刚想起身便感到一阵晕眩,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得让他动弹不得。他想知道现在的时间,窗外洒进桌上的暖阳让他明白已经过了早训。

总得给经理请个假吧,他用昏沉的脑袋思考着自己应该是劳累引起的发烧。迷迷糊糊地想着对策,嗓子却像是冒了烟一般渴求着水源。

他听见门外有人经过的走路声,紧接着自己的门被人打开。

“呦,醒了啊。看你好像发烧了就没叫醒你。”来人是自己的舍友方士谦,这个一直与他不和拍的副队长。

“经理那边我帮你请过假了。喏,给你带的早饭。”王杰希靠着床背,看着方士谦递过一袋包子和豆浆。

“谢谢前辈,劳烦大家了。我下午就回战队训练。”

“卧槽,就你这样还想去训练室?别到时候把病传染给了那些小队员们。”方士谦朝他翻了个白眼,“好好给我睡觉去。这么暖和的天你能生病也是挺厉害的。”

他看王杰希还想说什么,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阻止了他。

“小屁孩就好好听前辈的话,别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你当你是大力水手?”

“前辈,我只是想说我想喝水。”王杰希一脸鄙夷地看着他。给包子不给水,快噎死我了,他想。

“嗯?”正在喝水的方士谦闻声停了下来,杯子举在空中,他看着王杰希冷漠的神情突然起了坏心眼。

他又喝了一口,没有急着咽下去便凑近王杰希面前,因发烧而较高的呼吸与他的交织在一起,两个人贴得极近,方士谦朝他使了个眼神,“嗯?”

看着对方恶意挑衅的王杰希简直想糊他一脸的豆汁。

温热的气息打在他脸颊上,四周暧昧的空气笼罩着两个人,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滞,两个人的心跳都不觉地加了速。

最后方士谦还是放过了他。他把一瓶新的未开封的矿泉水扔给对方,似乎想缓解刚才的尴尬处境,“喝完就睡觉吧,队员们还等着你一起复盘呢。”

王杰希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然后看着方士谦的背影离开关上了门。

他握着那瓶水,企图用冰凉的水温降下自己手心的灼热温度。王杰希头疼得闭上眼,黑暗中刚才那一幕在脑海里映得更加清晰。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的热度又上升了一些。











*****

方士谦发觉今天的王杰希很不对劲,他伸手拨开刘海摸上对方的额头,感觉到异样的体温后便皱起了眉头。

“你发烧了。”他感到有些烦躁,想质问对方为什么就是不会好好地照顾自己。

就是一直那么拼命才会把自己身体给搞坏。方士谦刚想出口的指责却在看到那一双水汽通红的眼睛后闭上了嘴。

靠,他想,这男人撒娇起来真是要命。

他倒了一杯水,试了试水温后便递给了王杰希。但是后者接过后只是拿在手上,看着水波晃荡却没有动它的打算。

“你喝不喝?”方士谦一挑眉,生气地说道。

“不想喝。”

“不喝好不了,你生病了。”

“那也不想喝。”王杰希撇过头接着说,“不用你管我。”

方士谦气结,想着一直懂事的前队长是不是被方才的世界冠军给冲昏了头脑。哦,是被酒精弄晕了。

他一把抢过那人的杯子,自己猛喝了一口,放下水杯二话不说地朝对方的嘴巴吻了过去。

水是温的,口腔是烫的,还带着些酒味。方士谦堵着他的唇,硬是逼着对方把渡过去的水喝了下去。来不及吞咽的水顺着唇角流进衣领,他感觉王杰希抓着他手臂的手指逐渐的加紧了力道。唇舌纠缠时,他突然想起那日在寝室,自己若是也像这般强硬,会不会就不会在退役选择一个人离开。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方士谦想,这能让他不喜欢王杰希吗?

他发泄似地咬了咬那人殷红的嘴唇,末了又轻轻的舔舐了一番,像是倾尽所有感情后的不舍与放下。

离开时牵出的银丝挂在嘴角,方士谦看着对方愣住的模样不禁想着自己是不是太过火了。他佯装地轻咳一声,然后把杯子再度递给了那人。

“自己喝。”他说。


王杰希皱了皱眉,但还是乖乖地捧起水杯喝了起来。

真的是喝醉了啊,他看着王杰希通红的脸颊心里突然泛起一阵罪恶感,自己这样算不算是趁人之危?

于是他安抚似得摸了摸他的头,动作轻柔,却把是硬生生地把心里压抑许久的感情给逼了回去。

如果不是那些退役选手们硬拉着他来苏黎世,方士谦估计自己还会有更长的时间选择和王杰希避而不见。

他叹了一口气,收手的瞬间却被对方拉着。

“为什么?”方士谦听到他问。


“别当我醉了就什么也不知道好吗?”润完嗓子的王杰希怒道,“退役也好,刚才的事也好,方士谦难道你不觉得你欠我好多解释吗?”

他看着王杰希因激动而颤抖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腕,因用力过度而被夹的生疼。








*****

他想到发现自己手速下降的那一年,发现自己对王杰希抱有不可名状的情愫时的那一年,各种繁杂的情感在内心深处澎湃。他发现自己对王杰希有着异常的占有欲,和喻文州走得近了他会感到烦闷,被叶修调戏他会在一旁皱眉。

这样的感情势必会影响比赛。方士谦
想着,与其让一个水平低下的治疗之神拖住大家后腿,不如直接离开,把冬虫夏草和防风最好的面容留给微草。

第七赛季是个快乐和悲伤各存一半的一年。他在队员们狂欢的时候悄悄地向王杰希说,陪我出去走走吧。后者看着他眨巴的眼睛默默地点了点头。

之后发生了什么呢?方士谦不太想回忆,这几年在国外,每次感到失眠半夜醒来的时候他总会想起那晚的情景。

他本以为自己能够放下的。


星星在北京的天空一直是看不清的,但是那晚没有路灯的照射却也不是特别暗。两个人靠在路旁的树上稍作休息,感受暖风吹过发梢带来的恬静。他们中间隔着棵树,但王杰希还是发现对方拿着酒罐子的手。

“别喝太多。”王杰希微微地皱眉,想说什么却不知从哪开口。他说,“职业选手不能喝酒。”

“现在就不是啦。”方士谦把头靠在树干上抬头盯着灰蒙蒙的天。他轻笑了一声,把弄着手里的啤酒玩儿,“我要退啦,就让我喝个够吧?”

王杰希转头看见方士谦正看着自己,黑漆漆的眼眸里是说不动的决心。他发现过去的别扭小公主方士谦已经变得成熟起来,他们并肩已走过了四年。王杰希突然很想把时光倒流,倒回到那个新闻发布会上,再看一次方士谦对自己的摆脸色。可惜眼前的副队长早已不像当时那般的孩子气,他瞧着方士谦看了一会,然后说了好。

再接着方士谦就抱住了他。

王杰希感受到那人把温热急切的气息埋在自己的脖颈,像回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他勒着有些喘不过气。

一个普通的拥抱方士谦却像是用尽了全力。

“祝你好运。”

那么厉害的一位队长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下降的手速,但是王杰希没有说出来。他相信对方自己的判断。



你那么聪明,怎么就不知道我喜欢你呢?方士谦不甘心地想,然后放开了对方。

如果你挽留我一下说不定我会改变注意。如鲠在喉,他在心里苦笑了一番。









*****

夜晚的苏黎世安静而优雅, 王杰希有些生气,拉住他的手腕不禁加紧了力道。

被方士谦亲的时候王杰希是懵逼的,然后懵逼得差点呛到了水。他不知道那人到底对他抱有怎样的态度,当初一声不响地离开,几年后的现在又吻了他。

他一把拽住对方的衣领,强迫他与自己直视。因为坐在床上的关系,王杰希不得不抬头,紧接着他看见那人漆黑的眼眸里燃烧着急切的危火。

他眯起眼看着对方,“方士谦,你到底想怎样?”

唇与唇再度重叠的时候,王杰希强迫自己保持理智,尽管触碰的地方一样的火热,但王杰希却明显地感受到方士谦的异常。

这次他们只是贴合了一下,方士谦吻的十分用力,却始终只是在外部摩擦,没有再进一步加深。

怎么能让你知道呢,我喜欢你这件事。




你怎么会不知道我喜欢你。



你应该知道的,王杰希。



多年的感情在这一刻决堤,方士谦抓着他的肩膀不断用力。他看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我喜欢你。”

“这个理由够吗?”




“够个屁!”王杰希感觉自己的脑袋越发昏沉了,条件反射地骂了句粗话。

“你特么那么早退役就因为这个?嗯?这么多年都没有和战队联系过方士谦你丫心是石头做的啊?你知不知道外面都说我一个人扛起微草是单亲爸爸!你知不知道我也累!”

王杰希一口气说完,情绪激动地喘着气。方士谦愣住了,他开口:“杰希......我......”

“你滚蛋!!”

.............

噢,这个男人被热度烧傻了。

“你知道你让柏清有多少压力吗?你知道......”王杰希蓦地垂下了眼,“你是傻逼吗?这种事情明明怎样都无所谓。”

退役也好,留下来当个不合格的治疗之神也好,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就都好。

我们之间明明有那么多的选择,偏偏两个人都走了那条平行线。

好在离得还不是算太远,方士谦抱住王杰希的时候想,我们还有重头来过的机会。

王杰希抽出被他拽的发疼的手臂,环住对方的脖子对着嘴唇吻了上去。

多可笑,自己暗恋了许久年朝思暮想的人也恋着自己。

戏剧性一般的故事,方士谦却觉得没有比这结局更好的了。





“嘿,我喜欢你。”

“我知道。”

FIN






评论(1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