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方王】恋音と晴空

原曲是恋音と雨空然而这篇文并没有下雨......

有小伙伴说想看那篇drama的后续...就有了这篇的脑洞

私设方神会钢琴...对没错我就是想苏一苏他orz

写得乱七八糟【再见】

语言不通文字匮乏应该有bug.......




在这失去你的几日里终于明白,真的想要确定的这种心情。——《恋音と雨空》

******

夏日的暖阳懒懒散散地洒进屋子,王杰希在刺眼的早晨睁开眼,习惯性地用手一摸,感受到左边的空旷时一个翻身滚了过去,还是温暖的床单让他知道那人起的个不算太早。他裹着空调被,睁着眼睛在躺在床上。任何人都一定想不到堂堂微草队长竟然有赖床这一习惯。

他有些高兴地笑了笑,为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自豪了起来。魔术师的脑回路一直匪夷所思——王杰希想到那人一直皱眉常说的一句话。

他又眯了一会眼睛,直到听见外面的脚步声才转头。

“矣你怎么还睡呢,赶紧起来了。”方士谦皱着眉,一脸嫌弃地样子走到一旁关了正嗡嗡作响的空调。

“唔......好困......”床上的那人滚了滚,立马把头埋进被子里。

“真是说出去笑死人了,前微草队长王杰希因懒惰而不肯起床。”方士谦发出啧啧的感叹,伸手便想去掀对方的被子,却被那人躲开。

反反复复地闹了好一会,王杰希被他彻底弄醒了。他不情愿地起身,一脸怒气地瞪着罪魁祸首。

方士谦看着那人若隐若现的起床气,乱糟糟的头发带着迷迷糊糊的大小眼,觉得特别有趣。他突然走到床边,拉过王杰希正换衣服的手,凑近他耳边吹着气。

不起的话待会就别想起来了。

王杰希鄙夷地看了他一脸的正气严肃,耳朵麻麻的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他穿戴好衣服,随手把一条裤子扔在方士谦脸上,然后高冷地说,滚。

后者竟还为自己的调戏行为感到十分得意。

“早餐吃什么啊?”

“油条和豆汁。矣王杰希我和你说,楼下那个以前在微草大门口卖早点的大妈她说她竟然不认识我!我还特地和他打招呼呢,真是太尴尬了。”方士谦把买好的油条递到王杰希面前,伤心的表示。

“还不是你这几年都没回来过一次。你看,连和你以前讨价还价的大妈都把你给忘了。”后者接过早点,语气中带着一丝委屈。

“呃......”方士谦一下子语塞,他看着对面的人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王杰希。”他喊道,他想说些什么,但一对上对方的眼眸舌头又像是打了结地卡在喉咙里。“你还在生气吗?”

我离开战队消失几年这件事。

“气啊。”王杰希说,“被你气死了。”

谁特么知道你的心思啊。方士谦在心里吐槽,但又自觉理亏说不出来。

“我咋知道你也对我有意思,你直接说出来的话我不就不会走了!”

“你也不看看除了我谁还会忍得了你那臭脾气。每天早晨给你带早饭的人是谁啊,天冷提醒你加衣服的人是谁啊?方士谦你脑子里装的是屎吗?特么这都看不出来?”王杰希瞪着眼前的人,一脸不可理解的表情。

“......”

“我脑子里都是你。”

啪地一声,一包餐巾纸拍上了方士谦的脸门。

他揉了揉自己被撞歪的鼻梁,接着他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王杰希感觉他的脸上写满了“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的字样,顿时气结得一口血憋在喉咙管里不上不下。

他作势就要拍一拍对方的脑门,结果还没出手就被那人给握住。方士谦的体温比他高一些,热乎乎的手心贴着冰凉的皮肤让王杰希不由得心跳加速。

“那把我赔给你呗。”他听见那人说。“把我下半生都给你。”

王杰希挣脱了一下,却发现方士谦抓得更紧了。他只好把目光下移,一脸狐疑地看着对方的裤裆。

“下半身?”王杰希笑了笑,“真的嘛?”

“滚滚滚。”方士谦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立马低头顺势啃了啃对方的嘴唇,“少年你的思想很危险。”

两个人迷迷糊糊地亲了好久,分开的时候都是喘着气的。王杰希眨了眨眼睛瞧着方士谦,后者被他的眼神看着有些害怕。

他下意识地想后退,“你干嘛?”

“除了你的下半生再多补偿我一点呗。”

“你要啥?”方士谦心里有些忐忑,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教我弹钢琴吧。”



******

方士谦会钢琴这在联盟里不算秘密,近乎好几年的联盟新年会冯主席都会邀请他上台表演。

白炽灯在黑暗中显得尤为耀眼,方士谦一坐上钢琴椅整个人的气场就不一样了。

乐符像跳动的小人稀稀落落地和着他飞舞的手跃出来。一首《致爱丽丝》把所有人都给吓住了。联盟的宅男们不懂艺术,只是单纯地觉得好听。王杰希在台下坐着,眯起眼睛看着他。对方换手的一瞬间他突然一震,加速了心跳。

他觉得方士谦在看他。

夜光灯的闪烁一下一下地亮着,等他再去注意那人的目光却又发现他是闭着眼睛的。

王杰希心里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感觉有些发紧。怎么会以为他在看我呢。

那日的演出过后,整个荣耀圈都对这个弃疗之神的看法大有改观。黄少天把录了的视频给发到微博上,一时间微草的粉丝蹭蹭蹭蹭地往上涨。一群女生天天刷着“方神苏苏苏”,“方神的手好美舔舔舔”,“我想嫁给方神嗷嗷嗷”......这类的话。

那之后的几天微草经理经常拿着一沓love letter来训练室。

“方士谦你又到处乱惹花了吧!”经理一脸苦闷,“俱乐部的信箱都快被塞满了。”

方士谦还挺不好意思,哎呦没想到我人气这么高啊早知道我就去专学音乐了。

顶着一头地中海的经理活活地被他吓出一身汗。

“有什么关系,就当是给微草加点粉丝也挺好的。”

方士谦转头看着说话人,王杰希正在看录影带,淡漠的语气让方士谦很不爽。当时林杰刚走一年不到,方士谦对这新队长的气结还没完全消停。虽然心里也认可了这个人但面上却依旧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哼。”方士谦撇了一眼那沓厚厚的信件,拿过后便当即拆了开来。

“哇哦,这妹纸的腿啧啧啧......哇哇哇这个好可爱啊!”方士谦一张一张地翻着信里照片,感叹地叫着,“如果是我女朋友就好了唉。”

一时间整个训练室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

“方士谦前辈。”

“干嘛?”

“别偷懒了快来训练。”

“啧。”

队长都发话了就没办法喽。

他这样想着,随手把信扔进抽屉的底层。

女朋友什么的,还是得冠军比较重要。方士谦在电脑面前坐定,看着身旁的王杰希想。

退役后那人一去不复返,那些信件再也没有被拆开过,一直安静地躺在抽屉的底层。新年会也没有了那人的特有的钢琴乐——当然多年后唐柔妹纸的出现则是重现了当年的优美气氛。那姑娘的手速和钢琴是分不开的,女生秀气的节奏和男生的不太一样。虽然一样地令人陶醉。王杰希看着台上的表演者,眼前的场景和三年前的身影重叠。

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他有些固执地想。




******

再一次见到方士谦的弹奏是在苏黎世的庆功宴。前一天晚上两个人刚向对方表明心迹。迟到了多年的告白使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都动了情,再加上酒精和低烧,迷迷糊糊地两个人便上了床。那晚方士谦吻着他的脖颈,从上至下舔舐着他身上每一处敏感带。他被方士谦的舌头搅得有些发麻,褪去衣服进入的时候下意识地喊着对方的名字,忍不住的呻吟一遍又一遍地确定对方的存在。

他倒是没想到方士谦会在第二天的众目睽睽下向他许下一生的承诺。

苏黎世的酒店是较高档的那种,大厅的正中央摆着的钢琴并不是装饰。得到世界冠军后冯主席便把整个大厅给承包了下来。也很难得得允许那些人放纵。

方士谦久违地于众人目光下走上前,坐定后才发现自己没有什么想弹的曲子。

于是他问王杰希,你有没有特别想听的。

多年宅男的王杰希对这些并不是特别了解,他无视了黄少天说的《爸爸去哪了》的主题曲,只道你随意就好。

这样啊,方士谦回忆了一下自己背的出谱的曲子,随后似想到了什么,戏虐地盯着对方看了一会。王杰希被他盯得浑身鸡皮疙瘩。

方士谦说,你等着我给你弹这首。

然后他从容地把十根手指放在中央C的地方。

克莱德曼的音乐一直为人称颂,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恐怕便是这首了。

小溪流水一般的乐声在酒店里回响,一时间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钢琴的清爽带动了每个人的心弦,魔术师的脸更是红的可以滴出血。

这是在教堂里放的笙歌。

“卧槽这家伙一回来就玩真的啊!啧啧啧了不起。”叶修叼着根烟,一脸吃惊地看着台上的方士谦。

“矣矣矣这是什么,调调很熟悉的样子啊。”黄少天努力地从不大的音乐库存里提取记忆。

“少天,这是方前辈的告白哦。”喻文州向他眨了眨眼睛。

“.......卧槽。”明白了的他条件反射地喊了一句。

“yooooooooooo这下有好戏看了。”两个姑娘转头看向另一个当事人,“王队你就没有什么表示嘛?”

被点名的人此时正强装镇定地喝着葡萄汁,结果被苏沐橙一句话给堵的差点呛到了水。他无奈地放下杯子,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后便瞬间尴尬得恨不得钻到洞里去。

方士谦,算你狠。

“哎呀哎呀王队这是害羞了呢。”

“没想到老方这一手玩得够狠啊,连我都甘拜下风。”

“王队,恭喜你们。”

一曲毕,方士谦在哗啦啦的掌声中站起身。他看着把脸藏在菜单下的王杰希,然后喊道。

“咋样,答不答应给个准话呗。”

妈的,这情况下我还能拒绝么?王杰希在在心里恶狠狠地骂了那人千百遍。然后抬头对上方士谦深色的眼眸。

明明比我还紧张你在装什么逼啊。他看见对方也是红着脸的。

“那就这样呗。”王杰希说,“我还能咋样。”

这本应是每个人都期待着的故事。王杰希却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再听《梦中的婚礼》这首曲了。





******

“你看得懂五线谱么?”

“勉强会一点,中学的艺术课老师教过。”

“那你把手放上去。”方士谦握着他的手摆成规范的样子,“别太紧,放松就好。”

“所以我先学哪首呢,方老师?”

“呃......”方士谦犹豫了一会,打开手机百度起来,“随便挑个简单的吧。让我先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再教你。”

“......”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王杰希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来吧,你先弹弹看。我听着。”他把手机调好摆到架子上。

王杰希僵硬地按着白键,生涩地看着谱子弹了起来。

乐符断断续续,还带重音。他有些懊恼地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音乐细胞。

刚想收手却被方士谦又拉了回来。

“别放弃啊挺好的。”他说,“这里要注意节拍,四分音符要比八分音符慢一些.....继续吧,我陪你呢。”

于是后者似懂非懂地又重新奏了起来。

这日光甚好,星星点点地洒在屋子还可以看见空气中细小的尘埃。

时钟的嘀嗒声伴着破碎的节奏走着。王杰希弹着,偶尔犯了错方士谦便指出。两个人来来回回地练了好些遍。

一曲毕,终于能够完整的弹完一首的王杰希有些紧张地抬头,他揉了揉发酸的肩膀,“怎么样,我弹的。”

方士谦看着恋人期待急促的神情仿佛一个等待老师夸奖的学生。

他突然欠身拉过对方吻了上去,唇舌交缠时王杰希听见他说道。

——还差的远呢。



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若能多一秒,即使不是永远也能满足。

许下愿望

恋音 晴空




Fin

“所以这是什么歌?”

“汪苏泷的《小星星》”

“......”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