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方王】推文

第一次推文,有奇怪之处请见谅。

原文地址: 碰瓷

作者lof主页:群燕辞归

感谢@方王文推荐&整理 ,方王终于有整理啦!

 

  

原文摘录1:

王杰希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发乎于情,却没止乎于礼。方士谦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那一刻站在他面前说的全是真心,才不管什么瓜田李下,什么月黑风高,几只蛾子在路灯底下扑棱。活的太真,太天真。
王杰希想,少年时候他又是个什么模样,还没多远,远不至于要忘记的地步,远不止于羞于提起的地步。初二的时候家长都把以后的路定好了,没给他什么选择的余地,可王杰希他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原是出于情,后来出于理。他拿着签证站在海关的时候只是想,总有一天我得回来。
就像这京城里五月槐花非得香上一次,腊月八大处的枫叶得红上一次——他非得回来。
不用讲家国大意义,也不用讲什么血脉情深,不用非得哭着唱几首海外游子的歌。茫茫浮世弹指须臾,哪儿都没北京人多,还想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的,可是他总得回来。
偏偏遇上方士谦和他家猫,偏偏还活着像他羡慕的那个样子。
知道这世界自己没那么重要,轻装简行,悠然自在,却偏偏活出一副人人都羡慕仰慕敬重的样子,不能气,不能比。
那时候他真的还太年少,倒不是有多狂妄,倒也不是有多不羁,只是刚刚好的那么一点浊世人独立——人活的清醒些,别人看着总说好。



......

王杰希说,你有一天会走吗?
方士谦说,那你有一天会回去吗?
你有一天会回去吗?回到你那些洋酒咖啡红茶里,回到你那些西装燕尾雪茄金笔里?
那你有一天会走吗?离了你那只如意瓶子碗儿碟儿,离了你那二两铁观音三页书两方砚?
所以何必问呢?

 

 



 原文摘录2:


方士谦晃着往外走,后头叽叽喳喳全是议论的声音,说的什么他也听不下去了。他站在半岛酒店外面,好几个服务生跟在他旁边,维多利亚港的冷风吹了他一脸。
王杰希追出来就看见方士谦一个人孤零零站着。
王杰希也不想劝他,站在他身后冷冰冰的就是一句,方士谦,有些事儿我拦不住,你也拦不住。
方士谦浑身像被他浇了盆冷水下去,想要反驳也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就是活在自己的壳子里太久了,活得太天真,太浅薄,太自顾自,活得世有桃源。
谁知这世道早已沧海桑田。
等了半天终于冒出来一句,王杰希我以为你不一样,我以为会不一样。
这一句说的太难过了,王杰希听了,活了那么多年,才突然明白了心疼是什么意味。
  

 

 

 

原文摘录3:

方士谦心里七上八下的,可到底很多东西他都舍得给的,没想过问个结局,纵使真的是一厢情愿,可给了就是给了,纵使有一天他给到给不起了。
他不敢想,不敢问,能有一天的欢愉便有一天的欢愉,能熬过一天就是一天,
可他总得给他个结局。




老舍先生不是说过么,北京人就是忍着猫着,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城了猫着,闹学生猫着;七几年猫在巷子里一样上课,自己跳水自尽了也是懒得分别心太累;三伏天猫在树下,寒冬腊月猫在家里。大马路上吵架几个儿话音过了旁边群众先乐了。
何况方士谦还真养了只猫叫如意,主人家随了家里猫的性子。
猫着,忍着,就过去了。忍不住就憋着,把自己憋病了自己委屈,病好了就完了。
王杰希知道,归根结底方士谦他想的开还是那句真心实意的喜欢。方士谦想得太明白,明白的太透彻,就是喜欢,是原因是结果还是道理。
这情太深。
一想到是真喜欢,就怕把气方在王杰希身上让他难过,就怕把一分一秒的时间浪费了。
这情深,谁消受的起。
叶修说,哦,那你也还他情,不就好了?
王杰希说我情薄了二十几年了,哪里还有情再给他。
叶修夹了一筷子龙井虾仁,一筷子西湖醋鱼,美美的吃,外头断桥残雪正是盛景。
叶修说,没有情,那你还他一颗心不就结了?两清了,也不算亏欠。 

 

 

 

原文摘录4:

 

尾声
等方士谦夏天的时候回来,王杰希坐上花船跟他回了家乡。
荷花开得正好,十几艘花船在遮天蔽日的荷花丛中慢慢游过,方士谦曾经说在曾经的战争年月蒋公指着这片湖给了方家。
世事如梦,家国百年。
曾在他们指尖琢磨过的,又何止百年千年。然而与他们自己也终究是匆匆一瞬间。
人生当真不过如桑海一粟。
曾经王杰希就像就这么一辈子过了吧,何其有幸才能求得一生一世人。这世界上有幸的人,是少数。
可如今一个人漫长的旅程终于有了尽头——方士谦站在岸上,伸手扶他。
他说,王杰希,跟我回家。 

 

 

———————————————————————————————————

 

恩......来个简单的小文评。

把我看哭的方王文有两篇,一篇是月候候太太的《花发草长》,还有就是这篇碰瓷。其实我很早就想写点什么了,全篇看完感触良多。文字华丽温和,淡淡地悲伤掺杂着国仇家恨,导致我刚开始一直以为是民国时期的背景,后来才发现并不是......

生长在故宫里的方士谦和从小被人安排好人生的王杰希,一个是潇洒自由的情痴,一个却是明白人生明白得不能再通透的商人。我不太懂玉器和古董之类的,但看到在这物欲横流逐渐商业化的古董拍卖,看着方士谦固执地保留那份天真一路活到现在,看到他看见被蓝雨叫破两亿拍走他经过手的瓷器,只有自己是被瞒着被糊弄的时候,真真切切的为他感到心疼起来。

王杰希对叶修评价方士谦的那几句话,和原著一样,这篇的方士谦长情,深情,深到他一遍一遍地问“待你长发及腰,王杰希你嫁我可好“

活得太天真,明明什么都变了,他还是这个样子。

 

原文还有一段是:

他们俩深爱过也分手过也思念过,思念的还都一往情深,冷战过半年一句我想你你回来就能前尘尽散,更别说自己还稀里糊涂什么也没拿求了次婚,可又好像什么也没变,中间隔了多少年月都没关系,只要他看他看他一眼,一切就都还好。
能在一起的岁月还特别漫长。
王杰希倒也没辜负他,站起身来往他面前走。
王杰希没笑,看了看他,认认真真说一句,我不答应,是我娶你。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不公平。”

 

...............

 

”柜子里一件南宋瓷枕划花珍珠地,上书铭文——家国永安。

方士谦知道这瓷枕好多好多事儿。

可知道了又如何。

都抵不过王杰希曾经问他一句,你知道吗?大英博物馆里那么多糟心的东西,我看了最难受的是哪个吗?

千百年前风雨飘摇,有人铭刻在枕上一句,家国永安。

刚出了趟远门,在别人家博物馆里,看见这么一句。

当真糟心的可以了。“

 

 

这篇不仅仅是单纯的方王同人,连带着国恨与现实的无奈,我虐点低,看的时候眼泪哗啦啦的,满心的悲伤不甘,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没处发泄就一个劲的掉眼泪。

 

(靠,为什么我现在也有点心塞了)

 

顺便V大给这篇也填了词,也有太太唱过。

 

 

 

 

感谢推文君w方王终于也有tag整理啦!

也感谢给我这个机会写这个乱七八糟的文评,挺早以前的旧文能分享给其他方王同好真是太好了!(然而感觉没写出这篇好的万分之一@_@)

 

                                                                                                       2016.6.9

                                                                                                        BY零君

 

 

评论(4)

热度(32)

  1. 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不加糖的双皮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方王文主页
    非常感谢阿零【比哈特❤。上任第一天就有太太来推文万分惊喜! 向作者太太和阿零太太挥舞起小红心和小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