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方王】花醉阴

长篇古风花魁艺伎paro 请注意避雷 

不要考证历史 不要考究历史 不要考虑历史

这章比较仓促......

 

******


04

那天江公子回去之后果真再没来闹事,出了花房后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盯着方士谦看了许久,最后竟意味深长得地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不知所云的方士谦索性不多想,他向来是个直脾气,没捉着江公子逼着他回答已是万幸。他一把推开门,进屋就是一句你们谈了什么做了什么为什么他走的时候那么忧桑。

 

王杰希听着他捉奸似的霹雳巴拉问了一段,只淡淡地回了一句方公子不是一直在门外偷听吗,立马把方士谦给噎得说不出话。他有些尴尬的揉揉鼻子,心里想你这门上的纸窗太糊了根本看不清好吗,而且全是你唱歌弹琴的声音谁知道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转念一想觉得王杰希接客也有段时间了,若没点防备的经验岂不是早已被那些猥琐的男人们给碰了......难道他早就不是处子身了?!

 

王杰希看着方士谦从进门开始表情千变万化,对方心里怎么想的都被他猜去一二,孰不知方士谦心中所鄙夷的猥琐之人却被王杰希敲定了是他自己。

 

他觉得自己再不开口方士谦这会脑子里都要开车了。

 

“你别瞎想,没有的事。”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王杰希你好猥琐!”

???

 

“你把表情都写在脸上谁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王杰希喊道,惹得门外许多人不禁好奇地探进了头——不过也怨不得他,想来他活了二十载不到,自小就被教育得体,从未被人当面指责猥琐。

 

“去去,看什么看,散了散了!”方士谦把门一合挥手把看热闹的人给赶跑了。听着门外声音小了一些他才吁了一口气,盯着王杰希的神情也有了些认真。

 

“你和喻家什么关系?”

 

王杰希显然没意料到他会这么直白地问出来,当时他被方士谦跟踪已然做了被怀疑的准备,却没想到这小少爷突击地措手不及。

他说,喻大人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自家道中落便一直受他照顾。

做艺伎是我自己的想法,单纯喜欢给人唱歌,喻大人对我的恩情我无以回报。

他的回答让方士谦觉得很不舒服,却始终挑不出刺来。

“看不出来,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不像公子你,什么事都写在脸上,教人看得一清二楚却还胡说他人品性。”王杰希没理他同情理解的目光,话中依旧找着刚才的后帐。

“你和江公子,以前就认识吧。”

“啊,小时候的事情了,元夕上发生了一些,结下了梁子。”方士谦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真是个天真的少爷,王杰希想。春日的江南下着小雨,落雨声滴答滴答地敲打着人们的耳膜,方士谦像是没魂了一样,瞧着灰色天失了话。王杰希看着他出神,自顾自地坐回琴前,又是一曲雨霖铃。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方士谦其实也没有完全不在状态,只是触景生情,悲伤也随之泛起。他听着琴音歌声,和了扇子撑着头去瞧王杰希,对方换手的一瞬也抬了头,对上眼的时候方士谦才发觉,这是王杰希安慰他的方式,不由得苦笑出来。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万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五年前的元夕恰是皇上第一个女儿诞辰日,这喜事双临,陛下高兴便大手一挥,给所有百姓和官员下了诏旨,放了所有人的假。元夕本是一年最为热闹的时候,家家户户到了晚上都是灯火通明,照在熙熙攘攘的街上显得一片繁荣美好。方士谦随父亲参加朝中大臣们举行的夜会,虽说是自行发起,无关朝事中的勾心斗角,但几位官员却也是好胜心极强的,都纷纷拿出自家的孩子的绝艺来展示风采,末了又相互称赞一番,偏要把对方吹得都捧上了天。

十四岁的方士谦一个人窝在角落里,他们方家一共五个儿子,排除最小的方锐在家,其他的兄弟都是出类拔萃的,方士谦也是,从小跟着林杰先生学习音律与医术,造诣与天赋更是甚于常人,可这二公子却向来脾性古怪,空有一身的绝艺竟沉迷于丹青无法自拔,多次被说起画作的新奇偏偏还不领情,惹着方大人也是头疼不已,只好放任他自己捣鼓名堂。

方士谦坐在花红酒绿里一个人喝茶,他还未到饮酒的年纪,连个学古人醉酒消愁的机会也没有,寂寞的很。

他听着台上台下掌声雷动,轰隆隆地吵着耳膜十分难受,看了一会就起身离开去了阁楼透气,却不想半路上碰见江大人的小姐和公子。

后面的故事无非是江小姐倾慕了方家二公子可对方并不中意他,导致极宠妹妹的江公子把方士谦拉进了江家的黑名单。谁料小姐年纪轻轻却用情深得很,不听哥哥的规劝硬是半夜翻进人家大院向方士谦表明心迹。

方士谦看着月光下被墙蹭得一身灰还带着泪痕的大小姐满眼的深情刺得眼睛生疼。

“抱歉。”他说。








“那么好的姑娘,可惜了。”王杰希撮了口茶试了试温度,觉得不烫口才喝了下去,像是在听一个风雪故事。

“喂,你什么意思!”方士谦拍着桌子喊道。

“为什么不答应呢?”王杰希问,江家和方家都是朝里出名的名门望族。

“门当户对,何况人家小姑娘那么喜欢你。”

“我也是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啊!虽然很对不起那姑娘还得罪了江家,可这感情的事也没法勉强自己啊......王杰希你什么眼神我说的可都是真话!”

“没想到这年代还有男人说这么肉麻的话。”王杰希拿着茶杯慢慢地摇头,语气里全是无奈与轻笑。

“你难道不想与喜欢的人一蓑烟雨任平生吗?”方士谦不满。

“......”王杰希闻言一愣,脸色不变地道,“我这条命都是喻大人给的,他如果给我安排了未来,我也不能反对不是吗?”

“不能和不想事两回事。”方士谦说。

“如果喻大人为我找了伴侣,我却喜欢上别人,这不是辜负了大人的苦心了吗?”

“不如和谁也没交集,岂不是痛快。”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薄情!不想和人有交集干脆住到山里去好了,你来这微草做什么?”

我来微草的理由自然不能和你说,不然你该赶我出去了。王杰希想。

然后他说,“我是薄情,不似方公子风流一世,惹着人家女孩一往情深却是无果。”

“你......!”

“我与谁有交集也不劳您操心,我自有分寸。”王杰希说。

方士谦被他几句给噎住,又气得想骂街,人家艺伎都是温柔体贴的,王杰希可是微草声名远扬的花魁,本应是最柔顺听话的,怎偏生只气他一人?方士谦一甩手刚想摔门离开,一愣又转过身,似以往瞧着王杰希看,只是这次多了几分疑惑和微弱的戏虐。王杰希被他这样看着不舒服极了,还没等他皱眉问,对方就凑了上来。


方士谦离他很近,近到两个人的气息都交织起来。他透过王杰希深色的瞳孔里倒影出自己的影子,淡淡地说。




 

“那你现在和我有交集吗?”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