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SBRB】深夜与雪与圣诞节

起名废

依旧是不知道虐为何物的小甜饼

一战打败V的设定,全员HE

圣诞节快乐w

Summary:雷古勒斯在被拖入湖中后被凤凰社所救。结束战争后两兄弟冰释前嫌在圣诞夜相约去酒吧喝酒。

Warning: oocx1000000000


深夜与雪与圣诞节



西里斯现在觉得很不好,非常不好。


他的左手被人紧紧的拉着,另外一只还端着酒杯,左半边身体传来的沉重感使他都不敢动,耳廓边是粘稠带有浓厚酒味的气息,此刻正毫不忌讳地喷在他发烫的皮肤上,让人又痒又热。


他从没想到雷古勒斯的酒量竟然这么差。要是从前他还会后悔没有在小时候给雷尔灌酒的恶作剧,现在这种想法可是一点都不剩了。西里斯不禁思考起了他到底是不是自己流着相同血脉的亲兄弟。


明明才刚喝一杯......


他苦恼地觉得自己应该把早已醉得不成样子的弟弟带回去好好休息,他可不想被那些报刊记者看见,在下一期的预言家日报上刊登出“布莱克家的少爷因喝酒而不省人事”这样的新闻。


他也确是这么做了——


“雷尔?嘿,醒醒。我们回去吧。”他把声音压地轻一些,半哄骗性的推了推雷古勒斯。然而换来的却是对方不满的哼哼。


他感觉雷古勒斯有些意识了,因为他正不停地把脸往自己的衣领里蹭,因干燥而略有破裂的嘴唇在敏感的肌肤上来回摩擦,酒精的残香似乎传到了每一处神经,偏偏他口中还念念有词地呢喃着什么。


“还能喝......唔......西瑞?”他有些撒娇地发出几句气音,皱着眉头艰难地睁开眼睛,目光聚焦了许久才吐出这个词。


西里斯深吸了一口气,拼命克制住自己不去看弟弟那带有水汽迷茫的眼睛,他甚至觉得自己到现在还没有亲上去已经十分有节操的了。


尽管他十分想这么做。


他把雷古勒斯的一条手臂挂在自己脖子上,结果刚走了几步就发现这行不通。


“雷尔......你稍微也自己动一动脚吧?”


梅林在上,他再也不会让雷古勒斯碰哪怕一点点的酒精了。认命蹲下来的西里斯这样想到。



战争过后的格里莫广场已不似早年的辉煌,黑暗与诅咒萦绕在这座空旷的老宅里。只有雷古勒斯还会偶尔回那个阴森充满恶咒的屋子,去见一见画像上的母亲。


他知道雷古勒斯还不能完全放下自己的家族和信仰。


邓布利多给他们安排新的住处,在是同样靠近麻瓜的一个热闹街道,波特家有了哈利之后自然不会再让西里斯来打扰他的幸福生活(詹姆斯总是说大脚板会吓到他的哈利宝宝)在此情况下,两个人住在一起似乎显得非常理所当然。


西里斯没有忘记他们的过去,他相信雷古勒斯也没有。只是那个时代的残酷给两个人带来的伤害远不能说是小,家族和纯血的理念像是永远打不破的屏障高高耸立在他们中间,黑色记号印刻在的手臂更像是融进了骨髓般的痛彻心扉。西里斯回想起在把他从湖里救出来的那个晚上,雷古勒斯的身体死尸一般的凉,寒得让人心怕。他第一次真正地感到了失去的恐惧。


——勇敢的格兰芬多是不害怕死亡的。




雪静静地下着,厚厚的积雪上留下了一排干净的脚印。雷古勒斯安安静静地趴在西里斯背上假寐,把脑袋埋进那与他相似的黑发里贪婪地窃取哥哥的气息,又深怕掉下来似的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西里斯默默地想,还好自己长的高,不然按雷尔那个生长速度也许现在就不一定能背得起他了。


他又想,雷尔的酒品其实还算不错,起码没有朝他大喊大叫,乱扔东西。他清楚地记得上一次在家开聚会的时候,喝得烂醉的尖头叉子把他珍藏的高脚玻璃杯打得粉碎——结局自然免不了地请了他三个星期的零食(尽管早已用复原咒复原了。)



他想还是雷古勒斯好一些。



而后者似乎读懂了他心里的褒奖,开始愉快地轻声唱起了圣诞颂歌。像是为了迎合这孤寂的街道,歌声里似乎总带有一丝丝的落寞。


西里斯恍然觉得上一次和雷古勒斯这样回家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冰冷,立场还没完全不同,他们也会像这样在圣诞节的夜晚逃出去,进行一场无意义的夜游。西里斯觉得这十分有趣,毕竟在这种时候的麻瓜路上空无一人,静寂寥寥的天空下显得更适合冒险。


他自然是带上了那个懵懵懂懂一心只相信他的乖孩子。


直到后来黑魔王渐渐强大了起来,背道而驰的两个人再也没有机会这样单纯地见面了。



“西瑞......”雷古勒斯唱完后又开始迷迷糊糊地喊他的昵名。西里斯觉得他可能酒劲还没过。


他在家门口把他放了下来,半路上下起的细雪大了起来,昏暗的路灯闪烁不停,现在两个人都有些发冷了。


被放下的雷古勒斯还拽着他的衣服,低着头摇晃着越来越疼的脑袋。


“恩?”西里斯正忙着找风衣袋里的魔杖——该死不会忘在哪里了吧?



他猝不及防地被拉了一下,被迫俯下身,然后没等他回过神唇角就被轻轻地啄了一下。


“圣诞快乐。”肇事者在看到对方僵硬的眼神后才慢慢放开他。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一般,雷古勒斯笑了起来。他的脸还红着,不知道是风吹的或是喝酒醉的,还是害羞的。总之这很好地给了西里斯一个借口去继续他接下来的动作。


西里斯花了一秒的时间决定还是先完成在酒吧里想做的事情比较合适。


他没有再纠结那根找不到的魔杖,拉过对方的手就往里走,带上门的时候还不顾声音之大。



他把那个撩拨者压在了大门上,与之相对地回应了一个更加深沉而绵长的吻。



“圣诞快乐。”





-End-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