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10H/谦喻】The Futurist

 @谦喻谦only安利博 


字数:3207


与 @pisces 的联文 歌手谦x作曲家喻 


*来自Robert Downey Jr的The Futurist中的歌词英译






The Futurist


01

 

方士谦被喻文州带到离他们相见的小巷几条街开外的一家酒吧里,也不过是初次见面几分钟以后的事情。

 

那时候的方士谦,也还远远不及如今这个已签约了微草经纪公司与蓝雨唱片公司,无数荣誉加身的人气王,在他眼里看来,那时的自己唱法稚嫩,眼高手低,是个连自己作词作曲都没有尝试过,宛如初谙世事的孩童一般毫无亮点的歌手,

 

 

02

 

“你愿意去我的酒吧唱一首吗?”

 

喻文州在方士谦打算收工回家的时候从一个本不起眼的角落里走到他面前,递出一张名片,

 

“离这儿不远,如果现在去的话,应该能赶上最热闹的时候。”

 

骗局,是方士谦对此的第一印象,许是因为对方身上的儒雅气质实在是太符合酒吧的气息。

 

“我很喜欢的你的声音。”

 

或许因为自己是个挺受不起夸奖的人,方士谦就这么跟着他走了,况且毕竟他的身上除了把吉他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方士谦瞥了一眼喻文州身上妥帖且不缺优雅的服饰如此想到。

 

当他跟着喻文州从后门进去的时候,酒吧里正放着爵士乐,出乎方士谦意料的是这儿的格调还挺高,不似普通风花雪月场所那般喧闹与嘈杂。

 

“换身衣服吧,”

 

喻文州转身从柜子里取出套以黑白色为主的衣服,是这人的风格,方士谦这样想到。

 

“这样一定会更受欢迎的。”

 

方士谦有些心情复杂地透过镜子的反射看着这个似乎比他更兴奋的男人。

 

“你……”

 

话刚出口他却也说不下去了,喻文州同时善解人意地接下了话茬。

 

“就唱你刚才唱的那首歌吧。”

 

 

03

 

一切比方士谦预想的顺利多了,没有遇到什么刻意的刁难,高档的音响设备播放出的音乐也是平日里所不能及的,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该倒贴份钱给这位素不相识的好心人。

 

——也不算素不相识,方士谦拿出刚才随意放在口袋里的名片纠正道。

 

表演结束那会儿喻文州好像走进楼上的房间去接了个电话,方士谦就顺着刚才来的时候的路线折返回去,自己的衣服被妥帖的放在柜子里。

 

他脸上有些烧的慌,让第一天见面的人帮自己叠好了衣服,这不太好吧。

 

一定要还礼才行,方士谦边这样想着边把演出时穿的衣服按照自己不太习惯,却是最工整的方法叠了起来,然后在心里说了声谢谢。

 

按照礼貌,他认为自己有理由等到喻文州忙完事情以后见一面再回家。

 

 

04

 

“以后……”

 

喻文州的嗓子有点哑了,他清了清嗓子,然后不好意思地对着方士谦笑了笑,

 

“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还能邀请您来吗?”

 

立场反了吧,方士谦在心里吐槽道,一边想着世界上不会白白掉馅饼的,一边却又沾沾自喜是否终于有人愿意欣赏自己的天赋——毕竟他不觉得这样一家酒吧,支付的起比起平均水平而言更高的工资的酒吧,方士谦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起刚才他收下钱时候的情景,会缺少资历更丰富水平更高的应聘者。

 

可他还是点点头,要真是个骗局,那选择像自己这样一看就身无分文也无依无靠的人也算是挺没水平的。

 

“那我们不如先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喻文州从一旁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与自己的手机。

 

方士谦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然后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这样朋友之间交换联系方式的方法,不禁让他生出一种两人之间已经很亲密的错觉。

 

收回前言吧,方士谦如此想到,无论是不是骗局,他纠正道,这个人都挺有水平的。

 

 

05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方士谦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第一首歌的曲是喻文州谱的,而这首歌也正是他被微草看上的契机,但是在他离开那个充满了独属于他们两人回忆的地方以后却是说什么都再也没唱过了。

 

经纪人批评他说太没有商业眼光,优美低缓的曲调十分适合他的嗓音,再加上自己填的词这个噱头,不知道又可以夺走多少粉丝的心。

 

“才不要,”

 

方士谦记得那天自己红酒喝的有点多,

 

“这首歌我只会,呃……只能在喜欢的人面前唱了,不然我唱不出口。”

 

还没等他能腼腆地朝着坐在对面的经纪人笑一笑,就被顺着领带的来自经纪人手腕的大力道给吓得醒了酒,差点额头就得和桌面来个亲密接触。

 

“这事儿,你之前咋从没和我说过呢?”

 

06

 

和黄少天的见面是在一次酒会上发生的。

 

因那首曲子一举成名的方士谦如今已是微草大名鼎鼎的艺人歌手,身价不菲的他常常出席各种颁奖典礼和公司活动期间的各种酒会。身为微草旗下的头牌名人,方士谦认识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但与黄少天这样当红的新人见面仍是新鲜得很。

 

事实上,方士谦是被他那喋喋不休的声音给吸引了注意力。几杯酒的交谈之下方士谦深感对方的才华不俗,也渐渐将蓝雨公司列入重点提防的对象...

 

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双方热切的谈话,两个人均有些微醉,话夹子从不停歇的黄少天已将方向转向了自己的过去。

 

“真是怀念与文州一起唱歌的日子......”他略带忧伤地晃着被灯光刺了眼的玻璃杯。

 

一句话像是霹雳一般砸向方士谦的胸口,呼吸瞬间滞慢了起来,语速却越来越快,“文州?喻文州?你是和喻文州一起上的音乐学院?”

 

“恩是啊,那会我们一个写词一个谱曲,怎么说都是风靡一时的校园number one呢。”黄少天歪了歪脑袋看他一脸不解,“我以为文州和你说过这些......毕竟你看,他经常在我们面前提起你,三年前那会在酒吧,回来后他就和我发消息说遇到了一个人才......那会我以为你会进蓝雨呢,毕竟我在国外那么久文州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作曲家了。”

 

方士谦愣了半天,呆呆地不知道说什么,他脑袋一片混乱,只想马上去问喻文州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些事。

 

话又说回来,相识三年方士谦也从没问过喻文州的身份,当初在酒吧里的邀请让他对这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放下了自己多年的警惕,三年的相处时光短暂,但每一刻都值得他们铭记在心,过去了那么久,方士谦也从未在意过喻文州那从未透露的身份,他只知道他是个好人,是个有才华的男生。

 

也是方士谦喜欢的人。

 

07

 

他以一个不能再劣质的借口回了家,尽管一路上握着手机,联系人的那一栏不断划到Y字开头,又不断返回,来来去去直到方士谦累到不再去想喻文州,把头靠在出租车上任凭窗的振动传到自己的皮肤。

 

这该死的爱情。

 

方士谦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明明喻文州什么错都没有。

 

他让司机在离公寓半公里的时候停了下来。深夜的街灯一如既往的亮着,印着城市百年不变的深色灵魂,方士谦走在路上,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孤寂。

 

去往酒吧的脚步是本能的,以往只要是他不舒心,就会去那所酒吧唱上一曲,他喜欢被人喝彩被人注视着。而喻文州总是把这两点做得很完美。

 

被微草纳入旗下后方士谦就很少来这里唱歌了。尽管他一走到台上就有许多人认出了他,周围一下子轰动了起来。

 

他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搜寻着那个人的身影,很遗憾的并没有找到。

 

他调了调麦,沉色的音调升起,一如三年前的那首曲子。

 

方士谦想,也不一定要看着喜欢的人嘛,你看唱的多好。

 

 

08

 

喻文州一定是神。

 

第一次方士谦这么觉得是在他们第一次见面被邀请去酒吧,第二次方士谦这么觉得是在被微草看上的时候,现在是第三次。

 

喻文州鼓着掌,温和地笑着看着他。

 

方士谦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神明眷顾要不就是上辈子做了特别特别多的好事才会遇见喻文州。

 

他唱完最后一个音,还未平息好气息,就迫不及待地想冲下台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但是在此之前,方士谦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没有做。

 

他轻咳了一声,底下的人陆陆续续地安静了下来,他看见喻文州疑惑的眼神,更加坚信了接下来的话会是一个巨大的surprise。

 

“喻文州,我喜欢你,从刚见面的时候就开始了。”

 

接着他走下台,以身高优势揽过喻文州的后颈,霸道又温柔地低头吻了上去。

 

09

 

“所以你那天为什么突然想去那间酒吧?”回去的路上喻文州问道。

 

“呃......”总不能说个天蝎座的嫉妒心吧?因为你没有告诉我和黄少天的事情什么的。

 

“就是开窍了......”他打着哈哈渴望混过去,心里为自己竟然只有这点心肠感到了羞耻。

 

“可是少天和我说了。”

 

当头一棒,方士谦觉得自己似乎停止了呼吸。

 

喻文州笑了起来,拉过方士谦的手,满脸的人畜无害,“其实我觉得吃醋什么的很正常嘛,直接说出来吧士谦。”

 

“你......”

 

“而且我觉得比起刚才那么攻气满满的方士谦,这样的你比较可爱。”那人继续笑着看对方越来越红的脸,呼出的气都悉数喷洒在发烫的皮肤。

 

“滚!!!”

 

 

10

 

【这是我们之间热切的古老的梦幻般的密码

 

余生之中我们会像爱人一样 

 

不再苦苦追寻或是犹豫不决

 

他们会纷纷离开 

 

而我们会拯救世界】*

 


 


 

End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