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12H/喻谦】Destiny

 @谦喻谦only安利博 


字数:3384


与 @pisces 的联文,吸血鬼喻x人类谦





Destiny


01

 

龙与人的战争才刚刚平息下来,整块大陆到处充满了动植物的残骸,偶尔升起的袅袅炊烟却像是战争的硝烟让人不寒而栗,在被四处丢弃的铠甲与尸体堆中或许有人一息尚存,只是现在尚只能修生养息的各国都没有额外的精力打扫战场。

 

血腥甜的气息冲刷着吸血鬼的大脑,可那些身份高贵的吸血鬼们却不削于插手人类为了丑陋的欲望而挑起的战争,也不愿吸食尸体那味道干涩的血液,以至于在过去的几年里仿佛退出了世界的舞台。

 

喻文州走在平时就鲜少有人问津树林里,树林中间有一大块地方因为战争的缘故被夷为平地,他皱着眉头,踩在残骸而非落叶上的感觉让他感到十分不悦。

 

而在意识到这儿并非只有他一个生物——准确的来说除了他一只吸血鬼以后还有一个人类的时候,这份躁动的心情简直要突破了顶点。

 

在被召集离开以前这儿本是他的领地,喻文州握紧了拳头,然后隔着层层树林看到有一位少年身上洒落着点点月光,弯下腰似乎在找寻些什么。

 

他没有细想什么就挥挥手把人给绑到了面前来。

 

 

02

 

天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倒霉,被拎着领子的感觉让他呼吸有些不畅,艰难地上下打量了一眼对方身上虽不张扬却明显华贵的服装,他简直想破脑袋都不明白现在当权的那些迂腐的高官们有什么理由半夜,而且是一个人,出现在这么荒凉的地方。

 

“你来做什么?”

 

我才想问你呢!方士谦却也只敢在心里吐吐舌头。

 

“我……”

 

被拎起来的姿势让他有点失声,幸好对面那人善解人意地松了手。

 

“我家人三天前都在这儿牺牲了。”

 

他小声地补充了一句,“或许你不会明白的”,却顺着夜晚的清风明明白白一字不落地被送进了吸血鬼的耳朵里。

 

“你来做什么?”

 

喻文州的态度松动了,却仍装的面若冰霜般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不干什么,就来看看。”

 

实际上他想说的是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呀。

 

而直到看见对方因为轻笑而隐约展现出的虎牙时才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认错了人——还是超越了物种的认错人,或许现在该叫认错鬼。

 

“好吧,我就想看看,我原来就住在这儿附近,或许那边现在看起来完全没办法住人了,小的时候我常到树林里来玩,我想看看它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03

 

喻文州想起来了,几年前这儿也并不是完全没人来的,尽管在大人的故事里这是片被诅咒的,笼罩着阴影与许多不可告人的恐怖秘密的树林,他们会恐吓自己的孩子离那块地方远一些——用捏造出的许多故事。

 

不过谁又保证这些故事不会在以后发生呢,喻文州眯眯眼睛,尽管他对食物挑剔的很,可这儿劣等的吸血鬼也多了去了。

 

事实上他在当年方士谦踏进这儿的第一步开始就敏锐地感知到了,拥有纯粹心灵的孩童的鲜血永远都是吸血鬼最美味的食物,这让他颇有一番闲情雅致自己去会会这个误闯入森林的小家伙。

 

而当他从与小动物玩耍的方士谦背后伸出本想捏住对方脆弱脖颈的手被回过头的他反握住时,喻文州知道自己的心意改变了。

 

“大哥哥,你知道怎么从这儿走出这片树林吗?”

 

方士谦似乎并不觉得对方冰冷的手有什么问题,毕竟喻文州苍白的肤色看起来本来就像个体弱多病的人,深秋的树林里又格外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你看起来很冷的样子。”

 

他塌下眉毛显得有点着急,然后从随身带着的包里取出一条围巾递给喻文州,事实上这条围巾他一直都留着。

 

喻文州叹了口气,他本觉得在树林里突然出现的体温冰冷的怪人,就算是孩子也得花上三分钟解释,或许还得加几块糖才能赢得信任,但对于眼前这个人来说,或许只需要零秒。

 

“你啊,以后一个人要小心些。”

 

方士谦以为他是在说自己不小心的迷路的事情,不禁有点脸红,几秒钟的神游就差点被盘根错节的树根绊了个踉跄,耳边传来的一声轻叹让他觉得自己脸上更热了,他站起来,抬起头想把已经涌上眼眶的泪水咽回去,却看见喻文州蹲在他的眼前。

 

“我抱你回去吧。”

 

结果方士谦还是没忍住。

 

 

04

 

可惜对面那个吊儿郎当衣着褴褛的人类却并没有发现自己是多年前那个森林中的陌生人。这再正常不过了,就像没有人会记得小时候吃过哪些口味的饼干一样,喻文州并没有期望这个低劣的物种能够记起曾经的一次摔倒。

 

他盯着方士谦成长得棱角分明的脸廓与变得坚毅的眼神,却越来越觉得人类实在是不堪一击的脆弱。就记忆而言,对于活得更长的吸血鬼来说记住千年前的事情也可以丝毫不费力气,但人类却无法做到——明明比自己的寿命短了不知道几千倍。

 

喻文州撇了撇嘴,不甘心的情感在他心头灼烧一般的火辣,体内的血液不断叫嚣着撕咬鸣泣着更多的红色。他转过头不去看方士谦那张无所畏惧任人摆布的脸,觉得还是有必要做些什么的。

 

“把他带下去吧。打理得干净一些,一个小时后送到我房间来。”

 

 

05

 

尽管方士谦有过许许多多的逃跑经验,但这并不代表他有足够的自信在众多吸血鬼的包围下还有余力站起身。来自异界的陌生感让他双腿发软,若不是有人扶着他估计早就跪在地上眼冒金星了。

 

这与长辈们说的可不太一样啊。方士谦想。他被带进了一座外观华丽的宫殿,长长的走廊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四周的玻璃像是被涂上颜色般,被黑色笼罩的世界。

 

他被人按在水桶里算是洗了个澡,又被人胡乱地剥光了衣服再换上新的外套,繁重的衣袖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方士谦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奔溃了。

 

为什么活了那么些年的吸血鬼还要穿15世纪的古典服?这他妈都21世纪了!

 

这奇葩一般的地方怎么和老爸以前说的不一样啊?不是说他们只会在森林里出没吗哪里来的宫殿?

 

刷屏一般的内心活动终究被化作唾液进了肚。方士谦双手被一根血线反绑在身后,脚步几乎是被拖着走的。面前的房间在黑暗中散发着骇人的红光,他看了看四周,身边的侍卫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在门外不知所措。

 

“进来。”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的同时也打开了门,像是邀请一般。方士谦不得不再次感叹吸血鬼的强大,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是人类的本能。深知这一点的始祖吸血鬼开始露出了微笑,儒雅的模样让方士谦近乎怀疑面前的他与几个小时前不分是非就把他捆到这里的是否同一个人。

 

可在方士谦眼里那笑容就如包裹着毒药的蜜饯,甜蜜却是绝对的危险。

 

他也想过用平常的语气轻松调侃敌人,他想吐槽吸血鬼的服饰,也想嘲笑他们的老土不懂与时俱进,他甚至还想揪一把喻文州那长长的却不失典雅的银色发丝。可颤抖的身子与冰凉的手心并不允许他这样。

 

该死,那笑容越来越深了。

 

他就这样瞪着喻文州的笑,直到他转头的时候不经意地瞥见了一旁挂着的灰色围巾。

 

06

 

“嘿嘿嘿!我记得这个。”他不顾处境地走了过去,看着那条像是被供奉起来的物件。

 

“这是我的。”他说,“你怎么会有?”

 

下一秒他就被一股强大的引力给拉了过去,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靠在喻文州的怀里,温热的胸口下跳跃的心脏随着脉搏清晰地被传到了方士谦身上。

 

“喂你!”方士谦想拉开距离,刚推开半尺不到又被拉了回去,他气得想咬牙,“你这是劫色还是劫色?大老远把人找来这里还给我莫名其妙地换了这鬼衣服就是想抱我?还有,那条围巾应该是我送给我喜欢的人的,为什么你会有?哈?被给我露出这种表情,围巾上的花纹是我家以前的家徽,就算现在家道中落我也不会忘记!”

 

方士谦憋了许久,从刚来这里就有诸多的话想说,这会儿连珠带炮地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气倒是没喘匀,爽却也没爽着。

 

他恶狠狠地瞪着喻文州,猛地推开了他,语气冰凉地一如对面人发出的气息,“你是不是杀了他。”

 

“没有。”喻文州听完他的发泄后慢慢地开口道,“我是不会杀自己的。”

 

 

07

 

喻文州花了一些力气和他叙述当时的情况来表明自己话的真实性。见方士谦从怀疑到惊讶再到害羞,整一过程都让喻文州觉得像是在品尝一道可口的饭后甜点。他想更深入地了解他,触摸他,去了解他过去二十年没有自己的一切,听他讲自己的过去,期望的未来。

 

可他知道,方士谦喜欢的只是那个在森林中在他摔倒的时候背他回家的那个“人类”,吸血鬼始祖这个身份完完全全地成了他们关系的障碍,尽管那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资本。

 

可另一方却没这么多心思,他仔细地端摩了喻文州那精致的脸庞,慢慢与记忆中开始重合。

 

“所以你......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才抓我来的?”

 

“我是想告诉你,我们在想的是同一件事。”

 

我们都曾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对方,却又幸运地在冥冥之中相逢。

 

吸血鬼从不相信命运与上帝,但在他见到方士谦的那一刻,他开始觉得神明似乎也是存在的。

 

“你别那样看着我啦反正我无家可归父母都死了,遇到了认识的人也算是我走运......哦你是吸血鬼。你是想留下我吗?”方士谦看着喻文州的眼睛,答案已呼之欲出。

 

被湮没在时光中的感情在此刻汹涌而出,喻文州没多想就把那离开胸口的人又拉了回来,顺便在他的唇上印下兴奋的吻。

 

“是。”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