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爬墙

【12H/喻谦】Destiny

 @谦喻谦only安利博 


字数:3384


与 @pisces 的联文,吸血鬼喻x人类谦





Destiny


01

 

龙与人的战争才刚刚平息下来,整块大陆到处充满了动植物的残骸,偶尔升起的袅袅炊烟却像是战争的硝烟让人不寒而栗,在被四处丢弃的铠甲与尸体堆中或许有人一息尚存,只是现在尚只能修生养息的各国都没有额外的精力打扫战场。

 

血腥甜的气息冲刷着吸血鬼的大脑,可那些身份高贵的吸血鬼们却不削于插手人类为了丑陋的欲望而挑起的战争,也不愿吸食尸体那味道干涩的血液,以至于在过去的几年里仿佛退出了世界的舞台。

 

喻文州走在平时就鲜少有人问津树林里,树林中间有一大块地方因为战争的缘故被夷为平地,他皱着眉头,踩在残骸而非落叶上的感觉让他感到十分不悦。

 

而在意识到这儿并非只有他一个生物——准确的来说除了他一只吸血鬼以后还有一个人类的时候,这份躁动的心情简直要突破了顶点。

 

在被召集离开以前这儿本是他的领地,喻文州握紧了拳头,然后隔着层层树林看到有一位少年身上洒落着点点月光,弯下腰似乎在找寻些什么。

 

他没有细想什么就挥挥手把人给绑到了面前来。

 

 

02

 

天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倒霉,被拎着领子的感觉让他呼吸有些不畅,艰难地上下打量了一眼对方身上虽不张扬却明显华贵的服装,他简直想破脑袋都不明白现在当权的那些迂腐的高官们有什么理由半夜,而且是一个人,出现在这么荒凉的地方。

 

“你来做什么?”

 

我才想问你呢!方士谦却也只敢在心里吐吐舌头。

 

“我……”

 

被拎起来的姿势让他有点失声,幸好对面那人善解人意地松了手。

 

“我家人三天前都在这儿牺牲了。”

 

他小声地补充了一句,“或许你不会明白的”,却顺着夜晚的清风明明白白一字不落地被送进了吸血鬼的耳朵里。

 

“你来做什么?”

 

喻文州的态度松动了,却仍装的面若冰霜般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不干什么,就来看看。”

 

实际上他想说的是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呀。

 

而直到看见对方因为轻笑而隐约展现出的虎牙时才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认错了人——还是超越了物种的认错人,或许现在该叫认错鬼。

 

“好吧,我就想看看,我原来就住在这儿附近,或许那边现在看起来完全没办法住人了,小的时候我常到树林里来玩,我想看看它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03

 

喻文州想起来了,几年前这儿也并不是完全没人来的,尽管在大人的故事里这是片被诅咒的,笼罩着阴影与许多不可告人的恐怖秘密的树林,他们会恐吓自己的孩子离那块地方远一些——用捏造出的许多故事。

 

不过谁又保证这些故事不会在以后发生呢,喻文州眯眯眼睛,尽管他对食物挑剔的很,可这儿劣等的吸血鬼也多了去了。

 

事实上他在当年方士谦踏进这儿的第一步开始就敏锐地感知到了,拥有纯粹心灵的孩童的鲜血永远都是吸血鬼最美味的食物,这让他颇有一番闲情雅致自己去会会这个误闯入森林的小家伙。

 

而当他从与小动物玩耍的方士谦背后伸出本想捏住对方脆弱脖颈的手被回过头的他反握住时,喻文州知道自己的心意改变了。

 

“大哥哥,你知道怎么从这儿走出这片树林吗?”

 

方士谦似乎并不觉得对方冰冷的手有什么问题,毕竟喻文州苍白的肤色看起来本来就像个体弱多病的人,深秋的树林里又格外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你看起来很冷的样子。”

 

他塌下眉毛显得有点着急,然后从随身带着的包里取出一条围巾递给喻文州,事实上这条围巾他一直都留着。

 

喻文州叹了口气,他本觉得在树林里突然出现的体温冰冷的怪人,就算是孩子也得花上三分钟解释,或许还得加几块糖才能赢得信任,但对于眼前这个人来说,或许只需要零秒。

 

“你啊,以后一个人要小心些。”

 

方士谦以为他是在说自己不小心的迷路的事情,不禁有点脸红,几秒钟的神游就差点被盘根错节的树根绊了个踉跄,耳边传来的一声轻叹让他觉得自己脸上更热了,他站起来,抬起头想把已经涌上眼眶的泪水咽回去,却看见喻文州蹲在他的眼前。

 

“我抱你回去吧。”

 

结果方士谦还是没忍住。

 

 

04

 

可惜对面那个吊儿郎当衣着褴褛的人类却并没有发现自己是多年前那个森林中的陌生人。这再正常不过了,就像没有人会记得小时候吃过哪些口味的饼干一样,喻文州并没有期望这个低劣的物种能够记起曾经的一次摔倒。

 

他盯着方士谦成长得棱角分明的脸廓与变得坚毅的眼神,却越来越觉得人类实在是不堪一击的脆弱。就记忆而言,对于活得更长的吸血鬼来说记住千年前的事情也可以丝毫不费力气,但人类却无法做到——明明比自己的寿命短了不知道几千倍。

 

喻文州撇了撇嘴,不甘心的情感在他心头灼烧一般的火辣,体内的血液不断叫嚣着撕咬鸣泣着更多的红色。他转过头不去看方士谦那张无所畏惧任人摆布的脸,觉得还是有必要做些什么的。

 

“把他带下去吧。打理得干净一些,一个小时后送到我房间来。”

 

 

05

 

尽管方士谦有过许许多多的逃跑经验,但这并不代表他有足够的自信在众多吸血鬼的包围下还有余力站起身。来自异界的陌生感让他双腿发软,若不是有人扶着他估计早就跪在地上眼冒金星了。

 

这与长辈们说的可不太一样啊。方士谦想。他被带进了一座外观华丽的宫殿,长长的走廊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四周的玻璃像是被涂上颜色般,被黑色笼罩的世界。

 

他被人按在水桶里算是洗了个澡,又被人胡乱地剥光了衣服再换上新的外套,繁重的衣袖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方士谦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奔溃了。

 

为什么活了那么些年的吸血鬼还要穿15世纪的古典服?这他妈都21世纪了!

 

这奇葩一般的地方怎么和老爸以前说的不一样啊?不是说他们只会在森林里出没吗哪里来的宫殿?

 

刷屏一般的内心活动终究被化作唾液进了肚。方士谦双手被一根血线反绑在身后,脚步几乎是被拖着走的。面前的房间在黑暗中散发着骇人的红光,他看了看四周,身边的侍卫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在门外不知所措。

 

“进来。”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的同时也打开了门,像是邀请一般。方士谦不得不再次感叹吸血鬼的强大,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是人类的本能。深知这一点的始祖吸血鬼开始露出了微笑,儒雅的模样让方士谦近乎怀疑面前的他与几个小时前不分是非就把他捆到这里的是否同一个人。

 

可在方士谦眼里那笑容就如包裹着毒药的蜜饯,甜蜜却是绝对的危险。

 

他也想过用平常的语气轻松调侃敌人,他想吐槽吸血鬼的服饰,也想嘲笑他们的老土不懂与时俱进,他甚至还想揪一把喻文州那长长的却不失典雅的银色发丝。可颤抖的身子与冰凉的手心并不允许他这样。

 

该死,那笑容越来越深了。

 

他就这样瞪着喻文州的笑,直到他转头的时候不经意地瞥见了一旁挂着的灰色围巾。

 

06

 

“嘿嘿嘿!我记得这个。”他不顾处境地走了过去,看着那条像是被供奉起来的物件。

 

“这是我的。”他说,“你怎么会有?”

 

下一秒他就被一股强大的引力给拉了过去,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靠在喻文州的怀里,温热的胸口下跳跃的心脏随着脉搏清晰地被传到了方士谦身上。

 

“喂你!”方士谦想拉开距离,刚推开半尺不到又被拉了回去,他气得想咬牙,“你这是劫色还是劫色?大老远把人找来这里还给我莫名其妙地换了这鬼衣服就是想抱我?还有,那条围巾应该是我送给我喜欢的人的,为什么你会有?哈?被给我露出这种表情,围巾上的花纹是我家以前的家徽,就算现在家道中落我也不会忘记!”

 

方士谦憋了许久,从刚来这里就有诸多的话想说,这会儿连珠带炮地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气倒是没喘匀,爽却也没爽着。

 

他恶狠狠地瞪着喻文州,猛地推开了他,语气冰凉地一如对面人发出的气息,“你是不是杀了他。”

 

“没有。”喻文州听完他的发泄后慢慢地开口道,“我是不会杀自己的。”

 

 

07

 

喻文州花了一些力气和他叙述当时的情况来表明自己话的真实性。见方士谦从怀疑到惊讶再到害羞,整一过程都让喻文州觉得像是在品尝一道可口的饭后甜点。他想更深入地了解他,触摸他,去了解他过去二十年没有自己的一切,听他讲自己的过去,期望的未来。

 

可他知道,方士谦喜欢的只是那个在森林中在他摔倒的时候背他回家的那个“人类”,吸血鬼始祖这个身份完完全全地成了他们关系的障碍,尽管那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资本。

 

可另一方却没这么多心思,他仔细地端摩了喻文州那精致的脸庞,慢慢与记忆中开始重合。

 

“所以你......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才抓我来的?”

 

“我是想告诉你,我们在想的是同一件事。”

 

我们都曾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对方,却又幸运地在冥冥之中相逢。

 

吸血鬼从不相信命运与上帝,但在他见到方士谦的那一刻,他开始觉得神明似乎也是存在的。

 

“你别那样看着我啦反正我无家可归父母都死了,遇到了认识的人也算是我走运......哦你是吸血鬼。你是想留下我吗?”方士谦看着喻文州的眼睛,答案已呼之欲出。

 

被湮没在时光中的感情在此刻汹涌而出,喻文州没多想就把那离开胸口的人又拉了回来,顺便在他的唇上印下兴奋的吻。

 

“是。”

 

 

 

End

 


【10H/谦喻】The Futurist

 @谦喻谦only安利博 


字数:3207


与 @pisces 的联文 歌手谦x作曲家喻 


*来自Robert Downey Jr的The Futurist中的歌词英译






The Futurist


01

 

方士谦被喻文州带到离他们相见的小巷几条街开外的一家酒吧里,也不过是初次见面几分钟以后的事情。

 

那时候的方士谦,也还远远不及如今这个已签约了微草经纪公司与蓝雨唱片公司,无数荣誉加身的人气王,在他眼里看来,那时的自己唱法稚嫩,眼高手低,是个连自己作词作曲都没有尝试过,宛如初谙世事的孩童一般毫无亮点的歌手,

 

 

02

 

“你愿意去我的酒吧唱一首吗?”

 

喻文州在方士谦打算收工回家的时候从一个本不起眼的角落里走到他面前,递出一张名片,

 

“离这儿不远,如果现在去的话,应该能赶上最热闹的时候。”

 

骗局,是方士谦对此的第一印象,许是因为对方身上的儒雅气质实在是太符合酒吧的气息。

 

“我很喜欢的你的声音。”

 

或许因为自己是个挺受不起夸奖的人,方士谦就这么跟着他走了,况且毕竟他的身上除了把吉他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方士谦瞥了一眼喻文州身上妥帖且不缺优雅的服饰如此想到。

 

当他跟着喻文州从后门进去的时候,酒吧里正放着爵士乐,出乎方士谦意料的是这儿的格调还挺高,不似普通风花雪月场所那般喧闹与嘈杂。

 

“换身衣服吧,”

 

喻文州转身从柜子里取出套以黑白色为主的衣服,是这人的风格,方士谦这样想到。

 

“这样一定会更受欢迎的。”

 

方士谦有些心情复杂地透过镜子的反射看着这个似乎比他更兴奋的男人。

 

“你……”

 

话刚出口他却也说不下去了,喻文州同时善解人意地接下了话茬。

 

“就唱你刚才唱的那首歌吧。”

 

 

03

 

一切比方士谦预想的顺利多了,没有遇到什么刻意的刁难,高档的音响设备播放出的音乐也是平日里所不能及的,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该倒贴份钱给这位素不相识的好心人。

 

——也不算素不相识,方士谦拿出刚才随意放在口袋里的名片纠正道。

 

表演结束那会儿喻文州好像走进楼上的房间去接了个电话,方士谦就顺着刚才来的时候的路线折返回去,自己的衣服被妥帖的放在柜子里。

 

他脸上有些烧的慌,让第一天见面的人帮自己叠好了衣服,这不太好吧。

 

一定要还礼才行,方士谦边这样想着边把演出时穿的衣服按照自己不太习惯,却是最工整的方法叠了起来,然后在心里说了声谢谢。

 

按照礼貌,他认为自己有理由等到喻文州忙完事情以后见一面再回家。

 

 

04

 

“以后……”

 

喻文州的嗓子有点哑了,他清了清嗓子,然后不好意思地对着方士谦笑了笑,

 

“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还能邀请您来吗?”

 

立场反了吧,方士谦在心里吐槽道,一边想着世界上不会白白掉馅饼的,一边却又沾沾自喜是否终于有人愿意欣赏自己的天赋——毕竟他不觉得这样一家酒吧,支付的起比起平均水平而言更高的工资的酒吧,方士谦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起刚才他收下钱时候的情景,会缺少资历更丰富水平更高的应聘者。

 

可他还是点点头,要真是个骗局,那选择像自己这样一看就身无分文也无依无靠的人也算是挺没水平的。

 

“那我们不如先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喻文州从一旁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与自己的手机。

 

方士谦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然后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这样朋友之间交换联系方式的方法,不禁让他生出一种两人之间已经很亲密的错觉。

 

收回前言吧,方士谦如此想到,无论是不是骗局,他纠正道,这个人都挺有水平的。

 

 

05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方士谦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第一首歌的曲是喻文州谱的,而这首歌也正是他被微草看上的契机,但是在他离开那个充满了独属于他们两人回忆的地方以后却是说什么都再也没唱过了。

 

经纪人批评他说太没有商业眼光,优美低缓的曲调十分适合他的嗓音,再加上自己填的词这个噱头,不知道又可以夺走多少粉丝的心。

 

“才不要,”

 

方士谦记得那天自己红酒喝的有点多,

 

“这首歌我只会,呃……只能在喜欢的人面前唱了,不然我唱不出口。”

 

还没等他能腼腆地朝着坐在对面的经纪人笑一笑,就被顺着领带的来自经纪人手腕的大力道给吓得醒了酒,差点额头就得和桌面来个亲密接触。

 

“这事儿,你之前咋从没和我说过呢?”

 

06

 

和黄少天的见面是在一次酒会上发生的。

 

因那首曲子一举成名的方士谦如今已是微草大名鼎鼎的艺人歌手,身价不菲的他常常出席各种颁奖典礼和公司活动期间的各种酒会。身为微草旗下的头牌名人,方士谦认识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但与黄少天这样当红的新人见面仍是新鲜得很。

 

事实上,方士谦是被他那喋喋不休的声音给吸引了注意力。几杯酒的交谈之下方士谦深感对方的才华不俗,也渐渐将蓝雨公司列入重点提防的对象...

 

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双方热切的谈话,两个人均有些微醉,话夹子从不停歇的黄少天已将方向转向了自己的过去。

 

“真是怀念与文州一起唱歌的日子......”他略带忧伤地晃着被灯光刺了眼的玻璃杯。

 

一句话像是霹雳一般砸向方士谦的胸口,呼吸瞬间滞慢了起来,语速却越来越快,“文州?喻文州?你是和喻文州一起上的音乐学院?”

 

“恩是啊,那会我们一个写词一个谱曲,怎么说都是风靡一时的校园number one呢。”黄少天歪了歪脑袋看他一脸不解,“我以为文州和你说过这些......毕竟你看,他经常在我们面前提起你,三年前那会在酒吧,回来后他就和我发消息说遇到了一个人才......那会我以为你会进蓝雨呢,毕竟我在国外那么久文州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作曲家了。”

 

方士谦愣了半天,呆呆地不知道说什么,他脑袋一片混乱,只想马上去问喻文州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些事。

 

话又说回来,相识三年方士谦也从没问过喻文州的身份,当初在酒吧里的邀请让他对这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放下了自己多年的警惕,三年的相处时光短暂,但每一刻都值得他们铭记在心,过去了那么久,方士谦也从未在意过喻文州那从未透露的身份,他只知道他是个好人,是个有才华的男生。

 

也是方士谦喜欢的人。

 

07

 

他以一个不能再劣质的借口回了家,尽管一路上握着手机,联系人的那一栏不断划到Y字开头,又不断返回,来来去去直到方士谦累到不再去想喻文州,把头靠在出租车上任凭窗的振动传到自己的皮肤。

 

这该死的爱情。

 

方士谦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明明喻文州什么错都没有。

 

他让司机在离公寓半公里的时候停了下来。深夜的街灯一如既往的亮着,印着城市百年不变的深色灵魂,方士谦走在路上,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孤寂。

 

去往酒吧的脚步是本能的,以往只要是他不舒心,就会去那所酒吧唱上一曲,他喜欢被人喝彩被人注视着。而喻文州总是把这两点做得很完美。

 

被微草纳入旗下后方士谦就很少来这里唱歌了。尽管他一走到台上就有许多人认出了他,周围一下子轰动了起来。

 

他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搜寻着那个人的身影,很遗憾的并没有找到。

 

他调了调麦,沉色的音调升起,一如三年前的那首曲子。

 

方士谦想,也不一定要看着喜欢的人嘛,你看唱的多好。

 

 

08

 

喻文州一定是神。

 

第一次方士谦这么觉得是在他们第一次见面被邀请去酒吧,第二次方士谦这么觉得是在被微草看上的时候,现在是第三次。

 

喻文州鼓着掌,温和地笑着看着他。

 

方士谦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神明眷顾要不就是上辈子做了特别特别多的好事才会遇见喻文州。

 

他唱完最后一个音,还未平息好气息,就迫不及待地想冲下台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但是在此之前,方士谦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没有做。

 

他轻咳了一声,底下的人陆陆续续地安静了下来,他看见喻文州疑惑的眼神,更加坚信了接下来的话会是一个巨大的surprise。

 

“喻文州,我喜欢你,从刚见面的时候就开始了。”

 

接着他走下台,以身高优势揽过喻文州的后颈,霸道又温柔地低头吻了上去。

 

09

 

“所以你那天为什么突然想去那间酒吧?”回去的路上喻文州问道。

 

“呃......”总不能说个天蝎座的嫉妒心吧?因为你没有告诉我和黄少天的事情什么的。

 

“就是开窍了......”他打着哈哈渴望混过去,心里为自己竟然只有这点心肠感到了羞耻。

 

“可是少天和我说了。”

 

当头一棒,方士谦觉得自己似乎停止了呼吸。

 

喻文州笑了起来,拉过方士谦的手,满脸的人畜无害,“其实我觉得吃醋什么的很正常嘛,直接说出来吧士谦。”

 

“你......”

 

“而且我觉得比起刚才那么攻气满满的方士谦,这样的你比较可爱。”那人继续笑着看对方越来越红的脸,呼出的气都悉数喷洒在发烫的皮肤。

 

“滚!!!”

 

 

10

 

【这是我们之间热切的古老的梦幻般的密码

 

余生之中我们会像爱人一样 

 

不再苦苦追寻或是犹豫不决

 

他们会纷纷离开 

 

而我们会拯救世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