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方王】长乐长行

祝我地理考出好成绩......

不知道会不会坑.....

一直想写一个平平淡淡谈恋爱的故事orz总之.......慎,慎,慎

*现代AU


*隐约雷鸣,阴霭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此地。
                                                            
                                                                 ——《言叶之庭》 


chapter1

秋日高爽的气候不似冬日那般刺骨的寒冷,萧瑟的空气裹着枯黄的落叶旋着,在街道一处打着转,翻滚了几下落在地上,层层叠叠地竟铺出了一条厚厚的毯子。几个小孩正处顽皮捣蛋的年级,乐呵呵地蹦哒在一旁的乐园,踏在金灿灿的落叶毯中踩出沙啦沙啦的声响。

灰暗的云层把天空压的极低,透心的冷风穿过衣领的缝隙一阵阵地落在身上,随着感受器传入神经中枢,让人不禁颤了颤,更紧地裹了衣服。

方士谦下了出粗车,从后备箱里提出一只深红色的行李箱,“嘭”的一声关上了门,便招呼着司机可以离开。

他随意地撩了撩自己被风吹乱了的刘海,看着四周的高楼眯起了眼睛。多年没回首都,这地倒也没怎么变。他依稀记得这附近有一个小乐园,不算大,但设备齐全——那里玩滑滑梯他一直很喜欢,高度不算低,顶部还有一个小屋子供你休息。屋子里的小窗是假的,不能打开,但却是能看见外面的夕阳和晨辉。

他有些怀念,凭着记忆中的路线往那条路走。箱子在地上拖着,两只轮子被人行道的石砖刮出一阵阵响声,咔哒咔哒的,沿着道路一直延伸到尽头的路口。

离开北京是在他初一的时候,由于父母的工作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故乡。年仅12岁的他还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离别。直到在飞机上透过干净的玻璃窗看见一层层的白云时,他仍旧天真地以为自己只是出国的旅行——毕竟移民两个字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过陌生。

等到他在那里安定下来,父母给他穿上新学校的校服时,才终于明白自己再也不会回去。他望着大洋彼岸的另一端,透过蓝色的天际与高洁的白云,怀念起了家乡那有些污浊却令人心安的空气。

洛杉矶喧闹的车鸣声震动耳膜,尾气伴随着发动机在空中划出一道透明的弧线,消散在蔚蓝的苍穹中。他终究感到了些许悲伤,有些后悔当时的告别会的简单。

明明有好多话没有对朋友说。

然而新事物对小孩儿都是具有吸引力的,更何况方士谦并不是个会执念于过去的那类人。金发碧眼的帅哥美女和有着水天一色的夏威夷,他躺在海滩上享受日光浴,吹着海风喝着椰汁。异国他乡的风土让他觉得世界都变得美好了起来。

直到现在,早已成为一名青年的他依旧可以回忆起当时初见海滩的蓬勃心情。

尽管这也是他最为悲伤的回忆。

他靠着为数不多的记忆回到了过去的家,废了好一些功夫才从兜里找出一把钥匙。公寓在他们一家离开后便留给了亲戚,前几年他们的女儿嫁了人,一家人便也理所当然地搬了出去,房子也就这么搁置了下来。直到方士谦突然回国,他们才又回去大扫除了一番。

钥匙在洞口,他打开门,突然感到一阵失望。家里的格局早已不似过去的那般,尽管已经打扫过,却仍除不去屋子里的那股清冷与寂静。

他一直以为会有洪水般的回忆涌进脑海,可他在这屋里来来回回转了几圈,丝毫没有一丝的感动与欣慰。

他打开窗户,这里的视野很好,从高处望过去可以直接看到小时的那座滑滑梯。乐园大致的格局倒是变了许多,唯独滑滑梯的位子没有改动。他颇有些触动,竟也生出了再乘一次的想法。

他看着现在在滑滑梯上蹦跳着的孩子,似是与过去的身影重了叠。金色的夕阳缓缓落下,映着影子老长。孩子的笑声从楼下传到了十楼,清晰地收入方士谦的耳中。他趴在栏杆上,百般无聊地注视着一切。

高楼的空气比地面还要冷些,他在阳台上站了一会便觉寒意。他抬起头,换着视角扫着四周,目光聚上了与乐园不相符的对街。

安静的街道连行人都是稀少的,方士谦微眯了眼,颇有兴趣地注视着长椅上的那名少年。

大冷天只穿一件衬衫在椅子上看书......而且这都快日落了,难道现在的孩子都喜欢装深沉么?

方士谦在心里吐槽,却也来了兴趣,回屋批了件外套便继续趴着。这个视角不是特别好,绕是视力好如方士谦也看不到那人的脸孔。少年动作安静沉稳,虽翘着个二郎腿却丝毫不见痞气。一看就像是个家教良好的小少爷,书香门第,学富五车。方士谦想着,但是小少爷怎么喜欢跑到这种地方来看书呢。

天色比刚才更加暗了,远处有些地方已亮起了灯火。这情况下必然是,没法继续看书的。方士谦这样想,果然见那人关了书。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却也没急着离开,他把脑袋靠在椅背上,目光时不时地飘过对面的楼层。

方士谦此时才发现自己已注视他许久,虽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毕竟偷看他人还是有些令人尴尬。离开栏杆时才发现自己的衣袖不但被上面的灰弄得脏兮兮,手臂也是麻得不行。他懊恼地甩了甩自己的手,待好过一些才去关了窗。

天空已正式进入黑夜,风在树叶中盘旋乱舞,于空气划出一道道凄厉的悲鸣。

第一天回国时差还没来得及倒,方士谦一洗完澡便一头栽进床铺里,柔软的席梦思虽不似记忆中的那般舒适,但他此时只想好好地睡一觉,什么也不管地让自己的头脑沉淀下来。他伸了一个懒腰,调整了一下姿势,沉入睡梦前听见了隔壁人家的说话声,像是激烈的争吵着什么。大门禁闭的声音隔着防盗门传入耳朵,显得遥远模糊。良久,他再也受不住倦意的来临,阖了眼便沉沉地睡去。

他的生物钟在国外被调理的很好,每天6点起床10点睡觉,生活规律得很。他这会刚回国,尽管身体不断叫嚣着疲倦,大脑的系统却是自动调节到了原本的时间。

他睡了大约6个小时,这会的北京已经是凌晨深夜,家家户户早已熄灯上床,一时间整个屋子安静的只剩时钟在空气中回响。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着滚,抱着被子把头埋进枕头,呆呆地闷了一会后又从衣服兜里翻出手机。系统微弱的亮光在黑暗的房间里闪着,窗外时不时晃过汽车的影子映着大厦柔和的霓虹灯照射进屋里。方士谦随意的刷了几条微博,手机的消息提示音滴滴地响着。他在美国的国际学校里认识了不少中国人,身处异国他乡的他们对一个家乡的同胞总有着熟悉的亲切感。方士谦个性开放又有些熊,相熟起来前后不到一个星期。平时又都是一个宿舍,加上男生的友谊的建立往往只要上个厕所那么简单,几个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这时间的洛杉矶还是白天,这些人在微博里圈他问他回到故乡的情况,更是有关系较好的损友不断的给他刷屏。方士谦看着源源不断的消息嘴角有些抽搐,你们应该还在上课吧为什么会有时间来刷我屏?!

他耐着性子给他们发了几张路上随手拍的照片,

方士谦关了手机索性也没去回,时差没倒过来身体却软得使不上劲。他站在窗台边吹着风。夜晚独特的凉气是他感觉稍微清醒了一些,他看着窗外灯火通明,万楼高耸路人稀少,不算黑暗却让人感觉无尽的孤独。他定定地凝视了一会,突然起身换了衣服,随意的找了件外套穿上又戴了顶帽子,从床上拿了手机钱包便出了门。

 

 

 

站在建筑物里的夜景和从高处俯视的有所不同,身处夜市的霓虹里周围的事物不再如刚才那般孤寂冷清。漆黑的天空像是一名身处暗中的追踪者,不懂声色地注视这个街道的一切。夜风还是一样的冷,方士谦把脖子往衣领里缩了缩,压了压帽子四处走着。

他来到那个小时的乐园,白日的热闹此时早已被宁寂所取代。无人的秋千被风吹得轻轻晃动,一下又一下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在这无人的深夜更是显得有些幽深骇人。他并没有进去的打算,在入口处站了一会便离开了。

前脚刚离地,目光却已落在了不远处的长椅上,昏暗的路灯打在上面,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那里当然不会有人。方士谦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傍晚的少年离他观察的角度太远,留给他的印象也只剩一个模糊的背影。但他这时,直觉性的觉得,那孩子现在也在这里。

 

TBC


这个TBC打得我慌得很......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