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糖的双皮奶

爱盾爱铁

【双叶】兄弟

陪你们过的第一个生日。

永远爱你们

秋总我记得你啊!!

生日快乐!!





叶秋有个哥哥。

他们两个是双胞胎。

这个哥哥十分不要脸。



被得知自己身份证被借走的叶秋有时候会想,为什么我那么乖那个混账却那么......



叶秋觉得除了不要脸就没有其他词可以形容他了。




小的时候,家里人嫌麻烦,常常让两个人一起洗澡。刚刚进入幼稚园的两个孩子在浴室里抢一个花洒,浑身抹了一大波的沐浴露在里面打起了水仗,弄得满地狼藉,闻声进来的佣人还没说话便被转了方向的花洒淋了一身,末了还差点被地上的泡沫滑倒,颤颤抖抖地立马抓住旁边的把手才没使自己的屁股遭殃——衣服却已湿透。



从此家人再也不敢放他们单独一起洗澡。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在父母双方的威严下最终撩起裤腿衣袖,一个拖地,一个整理。跪在地上的叶秋看着逐渐光洁的地面上映出自己的影子,仔细的端详了一番后抬头看了看一旁早已做完,冲自己笑得不怀好意的哥哥,忿忿不平。




兄弟两人的梁子基本都是叶修挑起的。比如作业不做隔天拿了弟弟的作业本去交,质量优异得被夸奖,而遭到批评的永远是叶秋。


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哥哥啊!叶秋一边进行罚抄一边想,顺手在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虽然过后他都会发现自己的书桌上会时不时地出现一些被削了皮的苹果或是已经剥了壳的小核桃。样子摆得还挺好看。







唯一一次,叶秋对哥哥产生不一样的看法的一次,是在初二的下班学期。成绩优异再加上叶家良好的生活背景的叶秋让不少高年级的学长眼红。于是被一群人高马大的男生堵在小巷子里时,一直的好学生不禁慌了手脚,彼时的他还不到165cm,巧的是当时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对方渐渐逼近的身影把自己围了个穷途末路。准备好承受一切疼痛时却感到一件衣服从头顶落下把他包裹住,接着身体一沉,拳与皮肤碰撞的声音那么清晰,他却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不疼,但他却流了满脸的眼泪。





“谁允许你们动我的傻瓜弟弟的?”





给叶修上药的时候叶秋眼角还泛着红,另一方却疼得哇哇大叫,叶秋死命拽过他的胳膊让他别动,想做声骂他怎么那么不蠢,明明不会打架还帮他顶那么多下。结果话在喉咙里,兜兜转转地就是出不来声。



然后他听见叶修说,这万一把我手给伤着了可就亏大发喽。



轻描淡写的语气,叶秋心里却没来由得慌。“你还在打游戏?这都快中考了你也收心点。”



“谁说我要中考了?”叶修说。



“啊?”




叶修把上好药的手抽回,随意动了几下就上了楼,留下叶秋一个人傻愣着发呆。


尽管不懂游戏,但嘉世的每一次新闻叶秋都会有意无意地关注一些。虽然听见电视里喊自己名字的时候他的眼角都会挑一下。


叶修回家的时候叶秋正好从公司回来,刚刚开完一个会,现在整个人还有些乏,看到沙发上的人后一下子清醒了。


混账哥哥你还敢回来!!



叶修咬了一口放在茶几上的苹果,转头对他道。



我回来了。

END




评论(2)

热度(26)